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米哈依尔,肖洛霍夫的名言

米哈依尔·肖洛霍夫是苏联著名作家,被誉为20世纪苏联文学的杰出代表。肖洛霍夫生于生于一个农民家庭,年轻时积累了很多社会经验,为今后写作提供了素材,著有《静静的顿河》《一个人的遭遇》《他们为祖国而战》等作品;并且以《静静的顿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还曾获得列宁勋章和“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等荣誉。1984年,肖洛霍夫逝世。人物生平图片 1肖洛霍夫 1905年5月24日生于维申斯克省的顿斯科伊军屯的克鲁日林村(今罗斯托夫州维申斯克区)的农民家庭,母亲出嫁前一直给地主家当女仆;父亲是个哥萨克下级军官;继父是平民知识分子“外乡人”,年轻时当雇工,后来做过商店店员和磨坊经理,十月革命后担任苏维埃政权下粮食部门的职员。他的一生中绝大部分时间在那里度过,青少年时期广泛的社会经历,为他以后的创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14年肖洛霍夫先是被送往莫斯科,后来又回到哥萨克村里上学。十三岁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军对乌克兰的入侵中断了他的学业。1919年至1922年这段时间里,年轻的肖洛霍夫为红军做过各种工作,其中一项是在顿河地区征集军粮,大部分哥萨克人却竭力抵制布尔什维克的“横征暴敛”。1922年,肖洛霍夫去莫斯科,加入了“青年近卫军”,成为年轻的无产阶级作家组织的一员。同年,肖洛霍夫来到莫斯科,开始从事文学活动,并参加了文学团体“青年近卫军”。1923年,肖洛霍夫与一位哥萨克的女教师玛丽姬·格罗斯拉夫斯卡娅结婚。1923—1924年间在《青年真理报》上登载了他的三篇杂文《考验》、《三》、《钦差》和他的第一部短篇小说《胎记》。1924年加入俄罗斯无产阶级作家联合会,成为职业作家。 1926年作品集《顿河故事》和《浅蓝的原野》出版。1925年他们回到了顿河地区定居。《静静的顿河》第一部的巨大成功使肖洛霍夫声名鹊起,经过14年的时间终于全部闻名于世1926年,他出版小说集《顿河故事》和《浅蓝的原野》,受到文坛的关注。在集子的2”多篇小说中,作家把严峻而复杂的社会斗争浓缩到家庭中间和个人关系之间展开,在哥萨克内部尖锐的阶级冲突的背景中展示了触目惊心的悲剧情景和众多的悲剧人物。早期作品特色鲜明,但艺术上还欠成熟。 1930年肖洛霍夫见到了斯大林,在苏联农业集体化的过程中写出长篇小说《被开垦的处女地》第一部;(第二部一些篇章从1955年开始在报刊上发表,于1960年最后完成全书,获得1960年度列宁奖金。)1932年肖洛霍夫成为一名正式的苏共党员。 根据后来发表的文件,肖洛霍夫曾两次在斯大林的亲自过问下,于30年代救助过遭受饥荒和政治清洗的顿河人民。 1938年10月罗斯托夫州安全部门罗织肖洛霍夫组织哥萨克暴动的罪名,并派人到肖洛霍夫那里卧底,要将他逮捕,置之死地。肖洛霍夫得到消息后,逃到莫斯科,求见斯大林才幸免罹难。在30年代,肖洛霍夫的国际声誉逐渐上升,他在文学界为党所做的政治工作使他得以崛起。 卫国战争时期,肖洛霍夫上过前线,写了许多通讯、特写和短篇小说,揭露德国法西斯的野蛮侵略罪行,歌颂苏联军民的爱国热枕和英雄功绩,如《学会仇恨》等。1943年开始发表反映卫国战争的长篇小说《他们为祖国而战》(未完成,1943—1944年,以连载形式发表,这部小说早就构思好了,但却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推迟脱稿)。 1957年发表的短篇小说《一个人的遭遇》 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被称为当代苏联军事文学新浪潮的开篇之作。 斯大林死后,肖洛霍夫逐渐成为苏联文学界的元老,他接受过各种奖励,给文学社团和学校团体作过报告,向年轻人提出种种建议,但与此后涌现出的作家的接触却越来越少。肖洛霍夫为战后文学史上日丹诺夫的高压政策辩护,并对在国外发表作品的苏联作家进行攻击,结果招致了许多苏联严肃作家的憎恶。他还成为反美宣传的代言人。然而,他在群众中的威望仍然很高,他的描写顿河哥萨克人的小说也一直被列为学校的教科书。 1956年到1960年,肖洛霍夫的八卷本全集在苏联出版,此后的各卷也陆续发行。1984年肖洛霍夫全集的英译新版本问世。 1965年,肖洛霍夫因其“在描写俄国人民生活各历史阶段的顿河史诗中所表现出来的艺术力量和正直品格”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并获其他多种荣誉。 1984年肖洛霍夫在他的出生地克鲁齐林诺村去世。 1999年,“顿河”手稿被发现存于其密友库达绍夫的远亲家中。后总统普京下令财政部筹款,以50万美元购得,目前珍藏于“高尔基世界文学研究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决定,2005年命名为“肖洛霍夫年”。肖洛霍夫的名言图片 2肖洛霍夫 人是为了自己的希望才活着的。 草原虽然宽广,道路总是狭窄的。 不要向井里吐痰,也许你还会来喝井里的水。 女人晚熟的爱情,象道旁迷人的野花。 我的眼泪在眼里干枯了。 不管把狼喂得多么好,它还是想往树林子里跑。 生活总是用自己的不成文的法律支配着人类。肖洛霍夫作品 肖洛霍夫的作品有:《静静的顿河》、《新垦地》(旧译《被开垦的处女地》)、《他们为祖国而战》、《一个人的遭遇》、《考验》、《三》、《钦差》、《顿河故事》、《浅蓝的原野》等。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静静的顿河》是肖洛霍夫的代表作,也是俄罗斯文坛上一部不朽的巨著。是一部描写具有重大历史意义时代的人民生活史诗,展现的是哥萨克人如何通过战争、痛苦和流血,走向社会主义。创作《静静的顿河》时,他曾奔走于顿河各村镇,收集民歌和传说,到各大图书馆查阅资料,他曾实地考察过当年的战场. 他尊重历史的真实,勇敢地揭示历史事件的真相。 肖洛霍夫因《静静的顿河》作品获得196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原因是“由于他在描绘顿河的史诗式的作品中,以艺术家的力量和正直,表现了俄国人民生活中的具有历史意义的面貌”。 他善于深刻而又多方面地刻画人物,维妙维肖地描写人物对话,精细地描写顿河流域壮美的自然风光。这些特点在长篇巨著《静静的顿河》里也得到了最完美的表现。人物评价图片 3肖洛霍夫 尽管肖洛霍夫已经是享誉世界的作家,又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国内国外对他的评价一直褒贬不一。有人指责他曾经为许多错误政策张目,有人则说他是反对错误路线的英雄。有人说他是“斯大林分子”,有人说他在道德和艺术上都堕落了,甚至传闻他是个剽窃者,《静静的顿河》不是他的作品。 但从成就上来看,全世界学者都给予了肖洛霍夫高度赞誉。 高尔基曾说:“肖洛霍夫非常有才能,他可以造就成为一个优秀的苏联作家。” 法捷耶夫则说:“肖洛霍夫有着怎样巨大神奇的吸引人的力量啊。可以直率坦白地说,当你读他的作品的时候,会体验到一种真正的创作上的忌妒心情,真想偷走许多东西。” 罗曼·罗兰评价:“苏联作家新的优秀作品,例如肖洛霍夫的作品,是同上一世纪伟大的现实主义传统相联系的,这个传统体现了俄国艺术的实质,而以肖洛霍夫为代表的苏维埃文学使这个伟大传统的特点为之一新。” 海明威评论:“我非常喜欢俄国文学。当代作家中,我喜欢肖洛霍夫。” 鲁迅先生也毫不吝啬的称赞肖洛霍夫:“风物既殊,人情复异,写法又明朗简洁,绝无旧文人描头画角、婉转抑扬的恶习,华斯珂普所说的,充满着原动力的新文学的大概,已灼然可以窥见。”

图片 4 姓名:米哈依尔·肖洛霍夫(M.A.Шолохов) 国籍:苏联 年代:1905-1984 职位:
米哈依尔,肖洛霍夫的名言。  姓名:米哈依尔·肖洛霍夫(M.A. Шолохов)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05-1984  国籍:苏联  所获奖项:1965年诺贝尔文学奖   
    米哈依尔·肖洛霍夫(M.A.Шолохов,1905-1984)前苏联作家。生于顿河维辛克镇克鲁日林村的一个磨坊主家庭。1918年,在中学读书时因国内战争辍学。曾当过办事员,参加过武装征粮队。1922年去莫斯科,当守小工、泥水匠和会计等。1923年加入莫斯科共青团作家和诗人的文学团体"青年近卫军",发表小品文《考验》、《三人》和《钦差大臣》等。1924年加入俄罗斯无产阶级作家联合会(简称"拉普"),同年发表第一篇短篇小说《胎记》。1926年中短篇小说集《顿河故事》和《浅蓝色的原野》问世。从此返回故乡,从事专业写作。   
    1926年肖洛霍夫开始构思长篇巨著《静静的顿河》,经过14年时间,四卷本分别于1928、1929、1933、1940年出版。该作品和小说主人公在苏联引起多次争论,但由于它在苏联文学史上,别开生面地反映了广阔的历史画面,生动真实地表现了哥萨克民族在1912年至1922的动荡岁月中的历史,这部小说仍然获得了广泛的声誉,并于1941年获得斯大林资金。在此期间,肖洛霍夫还发表了《被开垦的处女地》的第一部(1932),第二部于1959年发表,全书反映了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下,苏联个体农民走上了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的过程,具有浓烈的生活气息。小说的成功使作家在苏联文学界地位进一步提高。   
    卫国战争期间,肖洛霍夫作为随军记者,在前线又写下许多的随笔和短篇小说。其中主要有特写《在顿河》(1914)、《在顿河上》(1941),《在个萨克集体农庄里》(1941)和《战俘》等。短篇小说有《憎恨的科学》(1942)和长篇小说《一个人的遭遇》(1956-1957),从战争给人带来的灾难和心灵创伤的角度来写战争,对战争进行反思,开拓了战争文学的新邻域,在国外引起强烈反响。   
    1965年,“用于他在描绘顿河的史诗式的作品中,以艺术家的力量和正直,表现了俄国人民生活中的具有历史意义的面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考验》、《三人》、《钦差大臣》、《胎记》、《顿河故事》、《浅蓝色的原野》、《静静的顿河》、《被开垦的处女地》等        

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罗维奇·肖洛霍夫是苏联国内战争结束后出现的一个很有才华的作家,是一个具有史诗气质的编年史式作家。他的作品生动地描绘了苏联人民、尤其是顿河地区哥萨克人在国内战争、农业集体化运动、卫国战争等历史时期丰富多彩、不断发生着深刻变化的生活,反映了各个历史转变时期尖锐、激烈的社会斗争。他的创作,继承和发展了19世纪俄罗斯现实主义文学的优良传统,渗透着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的思想,具有鲜明突出的时代特征,是半个多世纪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见证,是苏联人民命运的艺术体现。 1905年5月24日,肖洛霍夫出生于顿河地区维申斯卡亚镇克鲁齐林村。母亲是农奴女儿。父亲是“外乡人”,有许多藏书,肖洛霍夫从小受到了文学熏染。顿河两岸的草原风光,哥萨克人的劳动、生活、习俗,以及他们开朗而勇敢的性格,独特而丰富的语言,都在童年和少年时代肖洛霍夫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培育了这个哥萨克后代的情操,赋予了作家以卓着的才华和良好的素质。 肖洛霍夫只上过4年教会学校,由于1918年内战爆发而辍学。1919——1920年,他目睹了革命后顿河上游地区发生的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哥萨克反革命暴乱。1920年苏维埃政权在顿河地区建立后,年仅15岁的肖洛霍夫立即投身到红色政权做革命工作,曾担任卡尔全镇革委会的办事员,参加过征粮斗争,同白匪在草原上进行战争。这些经历,为作家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素材。1922年,肖洛霍夫来到莫斯科,开始了创作生涯,发表了一系列短篇小说。1925年底,他从莫斯科返回故乡,1926年开始了《静静的顿河》创作,到1940年4月全部完成。1941年卫国战争爆发,肖洛霍夫作为《真理报》的军事记者到了前线,写了大量政论和特写。1956年,他的中篇小说《一个人的遭遇》在《真理报》上发表。 1930年,肖洛霍夫加入了联共。1934年,他当选为苏联作协理事,一直担任理事会书记处书记。1939年,他当选为苏联科学院院士。1961年,他被选为苏共中央委员,并为历届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他一生中曾荣获斯大林奖金、列宁奖金、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以及5枚列宁勋章和其他许多国内国外的奖章和勋章。1965年,他60寿辰这年,由于“他在对顿河流域的史诗般的描写中,以艺术力量和正直的创造性,反映了俄罗斯人民的一个历史阶段”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金。1984年2月ZI日,79岁高龄的肖洛霍夫在家乡病逝。 肖洛霍夫是苏联文学中艺术个性鲜明而独具特色的作家。①他绝不盲从或迁就于他人而顽强地走着自己认准的艺术道路。他以最严格的现实主义精神反映现实斗争,绝不回避矛盾,而是直书生活真实。②他极有胆识而勇于探索生活的意义和人的命运。他的作品有着深刻的生活哲理,而且大都富有悲剧性。尽管他对生活的悲剧描写往往不免带有感伤色彩,但从总的倾向来看,却并没有压抑和消沉之感,而能促人深思,给人向上的力量。 肖洛霍夫自称是“现实主义艺术的坚定的信徒”。他的创作有着鲜明的思想特征:坚持现实主义文学方向;坚持为千百万劳动人民服务的创造思想。他怀着无限钟爱的感情去赞颂生在其中、长在其中的亲爱的故乡的那一块土地,赞颂亲爱故乡的人们。 肖洛霍夫的创作,在艺术上具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特性: ①通过“地方性”的题材和形象来反映历史性的主题,是肖洛霍夫坚持不渝的创作原则。他的全部文学活动都是和顿河密不可分的。他的作品向全世界展现了顿河地区哥萨克的人历史和现实的充满乡土味的画卷。 ②顽强地忠于真实,是肖洛霍夫创作又一个十分鲜明的特征。不论反映哪个时代,描述哪个历史事件,肖洛霍夫总是力图把现实生活的全部复杂性如实揭示出来,揭示其中最富于悲剧性的冲突,最错综复杂的矛盾和最罕见的感情冲动。 ③善于创造艺术典型。肖洛霍夫是一位善于创造典型的艺术大师,他往往通过疾风骤雨的阶级斗争来塑造个性鲜明的艺术形象。他笔下的人物,绝大多数是哥萨克农民以及他们根本利益的代表者布尔什维克,他把俄国农民形象的塑造提高到一个新的艺术高度。他们是伟大历史变革的积极参与者,他们的理想、意念、行动正在给予历史以积极的、深刻的影响。 ④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肖洛霍夫善于表现动荡时代复杂的斗争和人民生活的深刻变化,因而被称为史诗作家。又由于他总是用英雄史诗的形式来表现新世界在激烈残酷的阶级斗争中诞生的这样一个崭新的主题,善于描写历史转折时期的悲剧性冲突,所以又被称为悲剧作家。他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的独特艺术风格。与此同时,肖洛霍夫又十分善于表现喜剧场面和喜剧因素,许多作品都充满了喜剧色彩,至于那些喜剧性场面和幽默性民间曲调的穿插,更是运用自如,作品中比比皆是。另外,他的作品充满民族色彩,哥萨克独特的生活习俗对外民族人民有着强烈的吸引力。他的作品抒情气息浓厚,他善于描写顿河大草原美丽的自然风光,通过景物描写,情景交融地展开故事,烘托人物,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肖洛霍夫于1922年开始创作,1924年发表第一部短篇小说《胎记》1926年出版了短篇小说集《顿河的故事》和《浅蓝的原野》。1926——1940年,完成《静静的顿河b。1932年创作了《被开垦的处女地》。卫国战争中,发表了短篇小说《他们为祖国而战》。1949年,发表随笔《光明与黑暗》及《伟大建筑工程的头生儿》。1956年,发表中篇小说《一个人的遭遇》。1960年,完成《被开垦的处女地》。 《顿河的故事》、《浅蓝的原野》以国内战争时期作者的亲身经历和见闻为素材,反映了顿河流域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大胆地揭示了现实生活中阶级斗争的残酷和激烈性。这种斗争可以使夫妻反目,父子兄弟为仇。短篇小说《胎记》,描写匪帮头子的父亲杀死了当红军骑兵连长的儿子;《看瓜田的人》描写白匪警长因妻子同情红军而打死她,而他的小儿子为了救出当红军的哥哥,又砍死了父亲。小说通过一幕幕惨剧,说明血缘和亲情,在重大革命冲突面前已失去了他们的价值,而对于十月革命的态度才决定着每个人的命运。在疾风骤雨的革命年代,不是革命的,就是反革命的,绝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小说揭示哥萨克内部阶级斗争的残酷性和悲剧性,沤歌了先进人物的英雄气概和人道主义精神。小说初步显示出作者刻画人物内心世界、描绘自然景物的杰出才能。 1956年,肖洛霍夫的中篇小说《一个人的遭遇》在《真理报》上发表,得到了高度评价。小说对苏联军事题材文学产生了重大影响,为文学作品表现战争题材开辟了新的道路。小说描写主人公安得烈·索科洛夫痛苦而坚强的一生。它没有直面动人心魄的战争场面,也没有畅述主人公的英雄行为,而是通过主人公的娓娓叙谈,表现了对战争的回味和思考。正因为书中的主人公是千千万万个劳动者中最普通的一员,所以他的遭遇才更能引起共鸣,具有更强的说服力。作者正是通过“严酷的现实”来表现法西斯侵略战争给广大苏联人民带来的创伤和痛苦,从而激发人民群众对侵略者的仇恨。此外,肖洛霍夫塑造了索科洛夫形象。作者首先赋予他一个普通劳动者所具有的朴素自然的英勇行为。他历经苦难挫折而不消沉屈服,失去所有亲人却依然存有一颗爱心。他的坚强性格和可贵品质,正是苏联人民精神力量的象征。小说坚持史诗与悲剧相结合的艺术风格,并且大大增强了抒情色彩。 《静静的顿河》是肖洛霍夫的代表作,它展现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十月革命和国内战争时期顿河哥萨克各阶层的生活。它通过葛利高里、娜塔莉娅、婀克西妮娅等主人公的悲剧性命运的原因的追踪,揭示出人民在这个伟大的历史转折中的命运。 作者的目的,是表现顿河地区哥萨克参加革命的情形,要使读者明白“为什么哥萨克会参加镇压革命?哥萨克到底是些什么人?顿河军屯州是个什么样的地区”?通过描写哥萨克在两次战争中与两次革命中的历史,揭示“顿河地区社会各阶层的居民由于战争和革命而在日常生活风习、社会生活和人的心理中所产生的巨大变化”,又揭示“卷进1914——1921年间所发生的各种事件的最强烈漩涡中的个别人的悲剧命运”。 作者是把《静静的顿河》当作一个悲剧来构思的。小说不只是描写葛利高里及其一家的悲剧命运,而且还把哥萨克畸形社会的灭亡、哥萨克走向新生活过程中的迷误等等也当作悲剧来处理。它向人们表明在顿河哥萨克这块受封建旧制度世袭“领土”上一个新世界诞生的艰巨性和复杂性。 为了表现这一宏伟的艺术课题,肖洛霍夫对情节结构作了精心地设计和安排。他把1912年到1922年疯风暴雨般的十年历史进程——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月革命、科尔尼洛夫叛乱、十月革命、国内战争——作为小说情节的基础,作为人民走向新生活过程中的意识和心理、生活和道德所发生的具有历史意义变化的背景,把悠悠顿河及两岸的哥萨克作为构建情节的场所,把中农葛利高里及一家命运变迁作为情节展开的中心环节,把传说与历史,战争场面与家庭锁事,群众运动与个人情感波动交织在一起,来展现革命与反革命两大阵营斗争怎样改变着个人的命运,阶级斗争怎样决定着各种不同人物的道路。 全书共4部。第一部背景是1912——1916年,其中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作家详细地叙述了哥萨克的历史传统、闭塞落后愚昧的生活方式。第二部描写lgl6——1918年春天所发生的重大事变,包括二月革命、科尔尼洛夫叛乱,十月革命到顿河地区内战开始。第三部主要描写1918——1919年5月国内战争最激烈的阶段。第四部描写1919年5月一1922年春,白匪的彻底失败和苏维埃政权在顿河地区的确立。 葛利高里是“顿河哥萨克中农的一种独特的象征”,“一个摇摆不定的人物”。这个艺术形象真实地概括了哥萨克中农的本质特征,同时又具有独特的个性。他是一个探索追求的典型。这个善良、勤劳、纯朴的哥萨克身上具有哥萨克劳动者的一切美好品质,同时也带着哥萨克世代相传的种种偏见。在历史急骤变化的关头,他徘徊于生活的十字路口,犹豫动摇,企图在革命与反革命之间寻找第三条道路,结果只能脱离人民,落得一个悲剧的命运。这个形象的悲剧实质上是他以独特的哥萨克气质、哥萨克的传统偏见和自私要求对抗历史发展总趋势的悲剧。这一形象,反映了哥萨克历史道路的曲折性和矛盾性。 葛利高里这一悲剧人物具有十分复杂的性格和矛盾的心理。他的性格构成不是单向的,而是有着多种元素,诸如:勤劳与愚昧,质朴与无知,勇敢与粗野,善良与残暴,正义与偏见,理智与疯狂,荣誉与高傲,自尊与虚荣等等。而这些元素交叉融合,形成“亦此亦彼”,既矛盾又统一的形象。这是一个包含着丰富性格侧面和层次、立体感很强的形象。这种性格,并非作者的杜撰虚构,而是顿河哥萨克特殊的社会环境和十月革命这个大变革时代的产物。 葛利高里性格的复杂性,决定了其思想行为的特征:追求探索、犹豫动摇和双重意识。作者依据把“人的心灵的运动表达出来”的原则,用历史事件和个人命运相交织的手法,表现了他既反对白匪军,又害怕苏维埃政权。他过分自信,恃才做物,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的追求。他用自己的眼光,超现实地看待对立的双方,不相信任何一方,所以,必然也得不到任何一方的信任。在那个要共性不要个性、要集体主义不要个人头脑的特定时代,他在哪儿都很难找到自己的位置。而他所主张的所谓“哥萨克自治”,实际上恰恰是一条与历史发展背道而驰的道路。这就必然构成悲剧。 葛利高里第三条道路的思想,决定了他犹豫动摇。在国内阶级搏斗中,他始终徘徊于两个阵营之间,两度加入红军,三次卷入武装叛乱。无论在红军还是白匪中,他都是一个“陌路人”。这种矛盾的心理状态,也反映在他对待爱情、友谊、家庭、婚姻等方面。比如他爱婀克西妮娅,又屈从父命和娜塔莉妮结为夫妻,但同时又不顾哥萨克宗法礼教,和婀克西妮娅离家出走,公开同居。这一切说明,他的每一个具体的现实行为,都是一种矛盾对立的心理活动状态的表现。各种对立因素互相交织、互相转化的状态,使得葛利高里这个人物的情感呈现出模糊状态,也使得葛利高里的情感内容有不确定性及情境的随机性。 总之,葛利高里是探索追求的典型。这一典型就是探索追求的心理典型形式与特定阶段阶级、时代和民族内涵的辩证统一体。这是葛利高里自身固有的本质。这一复杂有机整体,形成一个多维走向复杂的网络结构。有机联系,不可分割,被探索追求典型这固有本质制驭着。 小说还塑造了婀克西妮娅、娜塔莉娅等与葛利高里命运相联系的哥萨克妇女的形象。婀克西妮娅和娜塔莉娅同样无私、坚贞而执着地爱葛利高里,她们都具有哥萨克妇女的优秀品质。啊克西妮娅是一位美丽的、有反抗精神和刚毅性格的哥萨克劳动妇女。她朝气勃勃,精力充沛,但没有能够真正找到自己的生活道路,最后成为葛利高里罪行的不折不扣的牺牲品。娜塔莉妮温柔和顺,心地善良,热爱劳动,她爱丈夫葛利高里,但丈夫并不爱她,她在痛苦和不幸中度过了一生。 《静静的顿河》还描绘了一批英勇的共产党员、革命者的形象,揭示党的领导作用,真实地表现了他们在保卫苏维埃政权、激发和启迪哥萨克劳动群众的阶级觉悟和革命意识上的重大作用。小说也不回避一些共产党员的过火行为。 《静静的顿河》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 广阔的史诗画面。作家善于描绘各种错综复杂的政治与军事事件,并展示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和发展变化。小说对顿河村庄日常生活和主人公命运的描绘同重大的政治事件、军事行动的描绘交替进行,从而造成一种内容浩繁、人物众多、画面壮阔、结构宏伟的史诗效果。小说广泛地引入了历史文献、编年史、命令、日记、书信等各种资料,并依据这些历史和历史资料,对各种政治事件和军事形势作了精辟的概括和评价,赋予史诗以深刻的真实性和巨大的历史感。 精巧的艺术结构。小说情节的中心是麦列霍夫家族的命运,主要线索是葛利高里和婀克西妮娅的纠葛,补充线索是葛利高里和娜塔莉妮的关系。但作家决不把自己的笔触拘围于这一范围。在小说中,存在大量表面看来似乎与主题没有密切联系的偶然性插曲,但作家对这些偶然性场面进行精心细致地处理,使它们同作品的基本矛盾冲突内在、巧妙地联系在一起。由于肖洛霍夫的精心构思和巧妙安排,使长篇史诗结构尽管十分自由,呈开放型,但又给人一种浑然、有机的整体之态。 浓厚的民族特色。作为一个出身于哥萨克农民家庭的作家和顿河草原的歌手,肖洛霍夫栩栩如生地描绘了顿河哥萨克的日常生活习俗。不仅描绘了哥萨克农民的日常劳动情况,而且描绘了哥萨克的节日、葬礼、婚宴、晚会、服装、跳舞、唱歌,从而使小说具有浓厚的民族特色。 多音调合奏曲色彩的语言。《静静的顿河》存在着两种显然不同的语言:一种是北部顿河地区哥萨克的民间语言,另一种是文学语言。这两种语言的交织,以及作者的声音同人物声音的合奏,使作品呈现出一种多音调合奏曲的色彩。作家巧妙有致地指挥着这一曲多音部的大合唱,使整部史诗在风格上达到了完美的统一。

1984年2月21日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哈依尔·肖洛霍夫逝世

图片 5

二十世纪对人类来说,特别是对俄罗斯人民来说,是一个极不平凡的世纪。十月革命的胜利,苏维埃政权的建成和存在,在人类历史上写下了耀眼的,激动人心的一章。人类将长时间地不断总结和思考这段历史的经验、教训和意义。

静静的顿河

肖洛霍夫正是生活在这个历史时期。他是二十世纪的同龄人。除去没有经历苏联解体这段历史之外,他的一生都是伴随着本世纪俄罗斯所有重大历史事件度过的。

简介

米哈依尔·肖洛霍夫(Михаил А Шолохов 1905-1984),是二十世纪苏联文学的杰出代表,196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苏联著名作家,曾获得列宁勋章和“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当选苏共中央委员、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科学院院士、苏联作家协会理事。1965年他的作品《静静的顿河》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他善于深刻而又多方面地刻画人物,维妙维肖地描写人物对话,精细地描写顿河流域壮美的自然风光。这些特点在长篇巨著《静静的顿河》里也得到了最完美的表现。

肖洛霍夫谈起苏联文学应该如何表现敌人的问题时说:“文学必须毫不隐瞒、毫无掩饰地讲述我们的朋友和敌人”,他认为:“我们总是标语口号式地、简单化地描写敌人,这只能使读者解除武装。”所以在肖洛霍夫的笔下,敌对营垒中的人物在反对革命、反对人民的共同特点中,都有独特的、符合他的社会地位和文化教养的个性特点。

肖洛霍夫为意识形态对立的东西方两个世界共同认可。他也是惟一既获斯大林文学奖,又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这在苏俄文学史上绝无仅有。

肖洛霍夫对悲剧题材有特殊的偏爱。他以无比的胆识和勇气写社会主义时代的悲剧,他的整个创作都着眼于发掘和传达时代与社会的悲剧性内容,他笔下的人物很少不是悲剧性结局。

可以说,他追求的是悲剧形式的真实。现实主义要求作家真实地摹写生活,真实性是现实主义作家共有的特点,但即使在真实地反映现实这一点上不同的作家又有不同的特点。作为现实主义作家的肖洛霍夫,他“写真实”有自己的个性,即把真实性寄寓于悲剧,以悲剧的形式来概括真实。

图片 6

评价

从艺术成就来看,东、西方两个世界的学者都给予了高度评价。苏联著名的文学家高尔基在1931年看完了《静静的顿河》第三部手稿后,认为:“肖洛霍夫非常有才能,他可以造就成为一个优秀的苏联作家。”

法捷耶夫这样说过:“肖洛霍夫有着怎样巨大神奇的吸引人的力量啊。可以直率坦白地说,当你读他的作品的时候,会体验到一种真正的创作上的忌妒心情,真想偷走许多东西。”

康·米·西蒙诺夫则认为: “有这样一些作家,如果不读他们的作品,就不可能对某一国家的当代文学得出明确的概念。我们就有几位这样作家。肖洛霍夫便是其中之一。”

法国著名文学家罗曼·罗兰说过,苏联作家新的优秀作品,例如肖洛霍夫的作品,是同上一世纪伟大的现实主义传统相联系的,这个传统体现了俄国艺术的实质,而以肖洛霍夫为代表的苏维埃文学使这个伟大传统的特点为之一新。

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我非常喜欢俄国文学。当代作家中,我喜欢肖洛霍夫。”

鲁迅也盛赞肖洛霍夫的作品: “风物既殊,人情复异,写法又明朗简洁,绝无旧文人描头画角、婉转抑扬的恶习,华斯珂普所说的,充满着原动力的新文学的大概,已灼然可以窥见。

一九二〇年顿河地区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十五岁的肖洛霍夫开始了独立的劳动生活。他是革命积极分子,同时担负着多项社会工作:是卡尔金镇革命委员会的办事员,扫盲教师,又做人口登记工作,为苏维埃政权做宣传,还加入了业余剧团,编写剧本。

思想

他认为,艺术真实要遵循生活真实的原则,即使微小的细节也不能疏忽。他说:“一个作家哪怕是在一些细枝末节上违背了真实,他也要引起读者的不信任,读者会想:‘这一点可以说明,他在大事上也可能撒谎’。”肖洛霍夫这样严格要求自己,说明他是从保证作品的价值和作家的声誉乃至文学的声望的高度来看待真实性的。他作品中所表现的历史事件以及这些事件展开的地理环境和历史氛围都有严格的依据。创作《静静的顿河》时,他曾到各大图书馆和档案馆搜集国内战争资料;曾奔走于顿河各村镇,收集民歌和传说;曾深入到哥萨克中,走访了大量暴动亲历者。他像托尔斯泰那样考察过昔日战场,也像历史学家一样辨析过事件的真相。

肖洛霍夫美学思想的第二个要点是求善,尊重人的价值,关心人的命运。他说:“人的命运,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的命运,未来的人的命运,永远使我不安。”

这个时期,在顿河实行余粮征集制。为了同破坏余粮征集制的匪帮作斗争,在顿河组成了武装征粮队。肖洛霍夫自愿参加了这支队伍,在这个队伍里度过了无数个紧张的日日夜夜。一九二〇年秋,在康科夫村附近同马赫诺匪帮进行的一场战斗中,牺牲了许多战友,肖洛霍夫被俘。他在等待死亡的两天两夜的痛苦煎熬中,充分体验到了生命的可贵。

静静的顿河

《静静的顿河》展现的是哥萨克人如何通过战争、痛苦和流血,走向社会主义。《静静的顿河》是一部描写具有重大历史意义时代的人民生活史诗,在不到五年内,葛利高里一会儿投入红军,一会儿倒向白军,双手沾满了两方面的鲜血,他的矛盾和痛苦显然与他所属的特定的群体无法切割。

肖洛霍夫因《静静的顿河》作品获得196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原因是“由于他在描绘顿河的史诗式的作品中,以艺术家的力量和正直,表现了俄国人民生活中的具有历史意义的面貌”。

肖洛霍夫肯定和赞美在残酷的环境中仍然保持美好人性的人们。如《静静的顿河》的主人公葛利高里,他善良正直、刚毅顽强、热爱自然、热爱土地。但是“1814-1921年事变的强大旋涡”卷走了他生活中宝贵的一切。他也曾一度陷入酗酒、纵欲、砍杀的疯狂状态,但他没有就此沉沦,而是一边痛苦地诅咒“生活是最大的罪犯”,一边顽强地、甚至是凶狠地保护着自己心中善与美的因素,他仍有“一颗在粗俗野蛮的哥萨克胸中跳动着的美好的心”。比如,在战争中抢劫对于哥萨克来说已经相沿成习,但葛利高里仍“心情激动地很害怕去动别人的东西,而且很憎恶抢劫的行为”。哥萨克叛军残杀俘虏已成习惯,他却因“没有下令抢杀和剥光俘虏”而被革职。他当叛军师长时,擅自作主释放了叛军关押的百余名红军家属。在严酷的社会斗争中,葛利高里没有异化成野兽,仍然保持了坚贞美好的人性。

两天后,正当马赫诺匪徒把他们押到野外一沟壑前面准备枪决时,凑巧,马赫诺的马车飞驰而来。得知肖洛霍夫只是一个十五岁的教师后,马赫诺竟将他放了。

哥萨克古歌

我们光荣的土地不是用犁来翻耕......
我们的土地用马蹄来翻耕,
光荣的土地上种的是哥萨克的头颅,
静静的顿河到处装点着年轻的寡妇,
我们的父亲,静静的顿河上到处是孤儿,
静静的顿河的滚滚的波涛是爹娘的眼泪。
噢噫,静静的顿河,我们的父亲!
噢噫,静静的顿河,你的流水为什么这样浑?
啊呀,我静静的顿河的流水怎么能不浑!
寒泉从我静静的顿河的河底向外奔流,
银白色的鱼儿把我静静的顿河搅浑。[6]

——哥萨克古歌
这首古歌是对顿河地区和哥萨克因革命和战争而引起的苦难生活的高度写照,而具体的诠释则是一户户家庭、一个个个体的生命。

这次,肖洛霍夫侥幸躲过了死神。然而时过两年,他又被押上了革命法庭。

一九二一年苏维埃政权开始实行新经济政策,在农村,余粮征集制要转轨到征收粮食税。一九二二年五月肖洛霍夫被派往布卡诺夫镇做镇的全权粮食检查员。他当时虽然年轻,但却是个农业行家,他体恤民情,不愿亏待任何一个农民。为此他深入实际进行调查研究,下田地仔细丈量庄稼人耕种的土地面积。然后给区粮食委员打报告,说明目前全镇,特别是去年歉收的各村,饥饿死亡人数已达到惊人的地步。要求有关机构重新考虑因不了解实际情况而下达的过高的粮税征收指标。

肖洛霍夫做事果敢,既然委派他做镇的全权粮食检查员,他就行使了自己的全权,在个别地方、个别情况下降低了纳税指标。为此,上级粮食机构认为他这样做是越权,是姑息庄稼人。革命法庭对他进行了审判,判处枪决。年仅十七岁的肖洛霍夫被关进了自家人的监牢,等待着两天后的枪决。

肖洛霍夫再一次站在生死的门槛上。一般说来,人生痛苦莫大于死。而对一个刚刚开始生活的少年来说,还有比这荒唐无谓的处决更具历史悲剧性和更残酷的吗?这种残酷的生命体验,在他后来的著作中幻化成一种悲怆的艺术活力。

肖洛霍夫这次又幸运地与死神擦身而过。革命法庭考虑到他尚未成年,据此改判为缓期一年执行,尔后也就不了了之。

肖洛霍夫说:“诗人的诞生各自不同,比如我,是从国内战争中诞生的。”肖洛霍夫很想把他的所见所闻、亲身经历和感受,都写出来。为此,一九二二年十月,他只身来到莫斯科,一边做工,一边学习写作。在这里,他参加了共青团的作家团体“青年近卫军”社,后来又加入了“拉普”。

肖洛霍夫的第一篇短篇小说《胎记》发表于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从此,他醉心于创作,一发而不可收,一篇接一篇不停地写,不断地发表。这些短篇小说于一九二六年结为两个集子出版:《顿河故事》和《浅蓝的原野》。后来这两个集子合而为一,书名统一为《顿河故事》。现在我们所说的《顿河故事》,即指他的全部早期短篇小说。

这些短篇小说里最引人注目的是作家描写的那些残酷的、激烈的阶级斗争场景。它们仿佛不是写出来的故事,而像是生活巨变的火山喷发出来的岩浆,像是革命的滔天巨浪撞击岩岸迸溅出来的五颜六色的痛苦的珠泪和忧郁的水雾。肖洛霍夫及时地将它们收拢在自己的笔下,用它们在苏联文学初年的宏伟画布上留下了绚烂的一抹。

米·肖洛霍夫(1905—1984),苏联俄罗斯作家,其作品主要反映顿河地区哥萨克人民的生活。在苏联文学史中占有重要地位。1965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主要作品有《静静的顿河》《被开垦的处女地》《一个人的遭遇》。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888发布于人物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米哈依尔,肖洛霍夫的名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