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挽救精美泥人,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原标题:拍拍捏捏!除了泥人大师,惠山泥人的传承还需要我们!

大师收徒,政府买单

昨天上午9时许,无锡市文化局内,在多方的见证下,9位公开招聘的承传人正式向喻湘涟、王南仙、柳成荫三位年过花甲的惠山泥人大师拜师。至此,一场由无锡官方牵头、民间组织,历时1月的惠山泥人大师招徒活动划上圆满句号。 与此同时,无锡首个政府资助扶持传承项目《无锡惠山泥人传承扶持办法》也正式启动。业内人士认为,此举在无锡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中具有里程碑意义,据了解,这也是江苏省第一个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扶持办法。

无锡首个政府资助扶持传承项目《无锡惠山泥人传承扶持办法》6号正式启动,这也是江苏省第一个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扶持办法的明文规定。与此同时,经过一个多月筛选而出的9位惠山泥人承传人也在办法启动仪式上向喻湘涟、王南仙、柳成荫三位惠山泥人大师正式拜师,他们将在3月进入无锡民间艺术博物馆学艺。

图片 1

一位泥人艺人,

3月1日中午12点45分,离正式开课还有一刻钟,喻湘涟拄着拐棍走进了位于无锡市民间艺术博物馆三楼的泥人大师工作室。此时,工作室里5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正在一丝不苟地进行白描练习。

政府牵头3位大师喜收艺徒

无锡惠山泥人是我国著名的传统民间艺术,已有400年历史,已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江苏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省级试点项目。为切实做好无锡惠山泥人的传承工作,有效解决其传承接班人问题,《无锡惠山泥人传承扶持办法》应运而生,它的出台意味着无锡惠山泥人保护的又一春天来临。

无锡在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中首推“传承扶持办法”,采用签订传承合同、确立劳动关系的方式面向社会招聘“惠山泥人”学徒,经大师认可招收的徒弟将统一享受政府给予的承传助学补贴。该消息自本月初公布以来,先后共有48人报名,其中24位报名者将于明日接受无锡三位泥人大师柳成荫、喻湘莲和王南仙的面试,遴选出来的6人在2月8日正式拜师学艺。

一块惠山黑泥,

“把腰板挺直,正确的姿势很重要。”喻湘涟还没来得及放下手中的提包,就开始指点这些初次接触泥人艺术的年轻人。这位67岁的老太太是无锡惠山泥人艺术硕果仅存的4位大师之一。早在1993年,她便被授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称号。

今年1月5号,由无锡市文化局牵头,无锡民间艺术博物馆、惠山泥人大师工作室正式组织公开招聘承传艺徒的工作,报名时间截止到1月15日。此间,共有100多人参加报名,经过初选、大师直接面试几个环节,最后有9位报名者从近48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为了更好的传承,这次招聘的艺徒都是无锡当地人。据悉,今年3月,9人将进入无锡民间艺术博物馆正式学艺。据了解,这次收徒的三位大师喻湘涟、王南仙、柳成荫均是无锡文化部门经过认真考虑后挑选的,官方对他们的评价是:业内德艺双馨的前辈。

《无锡惠山泥人传承扶持办法》对惠山泥人的传承人确定、承传艺徒的条件、传承体制与机制、教学基本内容和经费保障作了详细规定。根据“办法”精神,德艺双馨的三位泥人大师喻湘涟、王南仙、柳成荫被聘任为无锡惠山泥人艺术代表性传承人,他们将分别向承传艺徒传授“细货”、“彩绘”和“粗货”的制作技法和创作设计。而承传艺徒在强调一定学历层次和美术基础的同时,更注重他们的个人品德和综合素质水平。

探索之举:月薪八百招徒学捏泥人

拿起手边的泥塑工具,

喻湘涟到离民间艺术博物馆大概要走半个小时。由于腿脚不甚方便,她通常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创作——每天早上最迟8点钟到工作室,下午四五点钟回去。

柳成荫今年65岁,师从著名老艺人周作瑞,现任江苏省无锡市泥人研究所设计室主任。他近40年来设计的泥塑样品不下千件,并与他人合作编著出版了《工艺变形人物》两册。喻湘涟和王南仙均为女性,喻湘涟今年67岁,50年代初期随老艺人蒋子贤学艺,以“手捏戏文”享誉海内外。王南仙,1941年生,随老艺人陈毓秀学艺,专攻泥人彩绘。1995年至2004年,她同喻湘涟合作,历时六年,复制、新制了惠山泥人传统作品数百件,在台湾展出,轰动一时。

为实施好《无锡惠山泥人传承扶持办法》,民间艺术博物馆、惠山泥人大师工作室在今年1月中旬组织了公开招聘承传艺徒的工作。经过报名、初选、大师直接面试几个环节,最后有9位报名者从近50位应聘人中脱颖而出。据悉,9名入选艺徒中,本科生1名、大专生6名、中专生2名,都是无锡当地人。

无锡西郊的惠山古镇,是一个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江南名镇。在镇里,精美的惠山泥人已经世代传承了四百余年,“代代有名师,各自有传承”,是该镇泥人工艺的真实写照。但近年来,无锡惠山泥人却一直处于“后继乏人”的境地,这让政府和泥人大师们感到十分紧迫。

拍拍捏捏,

不过从3月1日这一天起,喻湘涟惯常的生活节奏要被打破了。接下来的一周,是她给学生们授课的时间。此后的三年,喻湘涟将与另外两位大师一起把自己数十年练就的泥人绝活传授给这些年轻人。

根据《无锡惠山泥人传承扶持办法》对惠山泥人的传承人确定、承传艺徒的条件、传承体制与机制、教学基本内容和经费保障的详细规定,三位国家级工艺美术泥人大师喻湘涟、王南仙、柳成荫被聘任为无锡惠山泥人艺术代表性传承人,他们将分别向承传艺徒传授“细货”、“彩绘”和“粗货”的方法和技巧。对于艺徒,则不但有学历层次和美术基础的要求,还要求他们的综合素质达到一定高度。

据了解,收入少、学习苦,这是让很多有意学习这门手艺的年轻人打起退堂鼓的主要原因。针对这一现状,无锡市文化部门权衡再三,制定了传承方案,即花钱招徒学习惠山泥人手工技艺,此举在省内属于首次尝试。无锡市文化艺术研究保护所、无锡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邹伟康告诉记者,在3年传承合同期里,无锡市政府将给予相应的承传助学补贴,学徒期满考核合格并能承担起承传职能的,由无锡市民族艺术博物馆等相关单位正式聘用。按照方案,无锡市惠山泥人厂、文化局和承传人将签订用工合同(应届毕业生签订实习合同),传授和学习传统技艺。一般学徒月补贴在800元上下浮动,并与其他职工一样,享有医保、养老等待遇。因为考虑到地方特色的沿袭和长期传承关系,目前挑选学徒都限于无锡地域以内、年龄在35岁以下、身体健康的青年人。

瞬臾之间神形生动的艺术之作便展现在眼前。

惠山位于江苏无锡市西郊,是个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江南古镇。以此地命名的惠山泥人,因为“代代有名师,各自有传承”,已经流传了400余年。

据无锡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邹伟康介绍,在三年内,政府将出资约35万元,每个月补助大师1000元,补助艺徒800元,学徒期满考核合格并能承担起承传职能的,由相关单位正式聘用,并与其他职工一样,享有医保、养老等待遇。邹伟康说,政府出资公开招聘艺徒显现了无锡市政府近年来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程度,惠山泥人已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工作相当重要。

记者了解到,学徒在学习期内除了跟师学艺外,还将进行基础专业知识培训,完成素描、写生、色彩、图案、人体解剖、泥塑等美术课程以及工艺美术史论、惠山泥人概论、美学专业讲座等课程以及相关的技艺技能培训。文化部门表示,争取在三年后能带出三到四名惠山泥人的优秀传人。

图片 2

喻湘涟已经很多年没有带徒弟了。从前的徒弟,一个退休不再做了,一个去国外从事装潢设计了,一个改行当了驾驶员。如今还在从事传统惠山泥人制作的只剩下两三个人。

据悉,政府对此寄予了厚望:希望通过三年的努力,使无锡惠山泥人这一依靠口传心授进行传承的传统艺术瑰宝后继有人,为保护好、发展好惠山泥人艺术事业,进一步打造惠山泥人这一无锡的城市名片作出贡献。

泥人大师:捏泥人要耐得住清苦

中国的泥塑文化可追溯到4000年前

泥人大师工作室里4位泥人艺术大师,最年长的已85岁高龄,最年轻的也已65岁了。随着他们渐渐老去,以憨态可掬的“大阿福”形象为代表的惠山泥人也到了最危险的境地。

精美泥人再不挽救就要失传了

柳成荫、喻湘莲和王南仙都是无锡惠山泥人仅存不多的“大师级”人物。三位大师分属于粗货、细货和彩绘三个不同技艺专业。此番收徒,他们将手把手传授独门技艺。

是一门古老而常见的民间艺术

1950年代,惠山泥人同样面临着一个失传的尴尬局面,江苏省文化厅专家在无锡考察发现,捏泥人的老艺人越来越少了,随后制定了抢救性的保护措施。从1955年到1959年之间,她们在政府举办的泥塑彩绘训练班受到了系统的泥人艺术训练。

位于江苏省无锡市西郊的惠山,是一个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江南古镇。但是惠山泥人究竟源于何时,目前尚无定论。“无锡去县北五里为铭山,近桥,店在左岸,店精雅,卖泉酒……盆碗、泥人等货”,这是有关惠山泥人的最早记载,出自明末张岱的《陶庵梦忆》。

昨天,年过六旬的王南仙大师向记者回忆起上世纪50年代时自己学习惠山泥人技艺的情形。当时惠山泥人同样面临着一个失传的尴尬局面,省文化厅专家在锡考察发现,捏泥人的老艺人越来越少了,随后制定了抢救性的保护措施。与现在的手把手教学不同,当年是“科班式”的教学。省文化厅在无锡办了4个学习班,每个班40多位学员,分别教授彩绘、泥塑、手捏和制模。当时还将班级分为两个年级:一年级是新进入的学员,二年级是在市面上捏泥人的艺人。政府非常重视,除了从美术院校抽调了大批大学老师来给学员上课外,还想尽方法找到散落在各地的民间艺人如蒋子贤、陈毓秀等为学生授课。上午,老师教授文艺理论、国画等理论课,下午就由老艺人们来手把手地教课,这样一学就是3年。王南仙告诉记者,就是这三年奠定了她的工艺基础。

其中无锡惠山泥人作为极具代表的一方流派

仿佛是历史的重演,50多年后,惠山泥人的困境依旧要靠政府来解决。

这精美的泥人能够流传400余年,并且发展成一套独特的系统,是因为“代代有名师,各自有传承”。著名艺师有周阿生、丁阿金、胡春喜、陈杏芳、朱金林、龚伯福……随着时代节奏的加速,传统手工作坊逐渐被模具加工所替代,以至惠山泥人出现了鱼龙混杂的情况。在惠山市场,最具代表性的传统“手捏戏文”已被掩盖在质地粗糙、千人一面的旅游商品中,难以辨识。此外,由于这种需要十几道工序的传统艺术寂寞清贫,所以泥人艺师们的后一代都不愿再在这个行业。另外制作惠山泥人的泥土资源很难取得,因此惠山泥人也面临着绝迹的危险。

50多年后的今天,又是政府出面抢救性传承,大师们看到了技艺传承下去的希望。68岁的喻湘莲从事泥人创作已有40多年,成功收徒是喻大师长期的心愿。喻湘莲坦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徒弟真是难!”外孙5岁时,喻湘莲曾问,“愿意跟姥姥学手捏泥人吗?”外孙回答称:“到时候再说啊。”等孩子长大后,喻湘莲再问,孩子干脆回答:“这个行当太土了。”喻湘莲也只有笑笑,她知道孩子不喜欢这行,更少有人甘愿寂寞清贫。

更是有着五百年以上的历史传承

2006年3月,惠山泥人的传承问题成为江苏省探索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机制的一个试点。无锡市文化局为此制定了一套《无锡惠山泥人传承扶持办法》。这一传承扶持办法对惠山泥人的传承人确定、承传艺徒的条件、传承体制与机制、教学基本内容和经费保障等问题做出了详细规定。

喻湘涟已经好多年没有带学生了。从前的学生,一个退休不再做了,一个去国外从事装潢设计了,一个改行当了驾驶员。如今还在从事传统惠山泥人制作的只剩下两三个人。“我们带的徒弟都退休了,很难找到年轻人来接班,因为我没有办法给他文凭,这一行又很寂寞清贫,所以惠山泥人的命运和昆曲差不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2005年,北京《惠山泥人》展览中投影屏幕上喻湘涟的这番话让参观者感伤良久。

喻湘莲直言,惠山泥人技艺的传承是一项需要毅力的事业。她告诉记者,挑选徒弟更看重的条件是“是否喜爱泥人”。“只有真正热爱这个行业和这门技术的人才能继承这项事业,希望学徒们能够安心地做下去,耐得住清苦,耐得住寂寞。”喻湘莲还说,“我不想看到,手捏泥人在我的手上失传,我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这行,对得起社会。”所以她一直忙着把泥人的制作工艺整理成册,拍成影像资料,希望后人能够通过这些资料了解这门技艺。

2006年惠山泥人被国务院列为

2007年1月以来,由无锡市文化局牵头,无锡民间艺术博物馆、惠山泥人大师工作室正式组织公开招聘承传艺徒的工作。期间,共有100多人报名,经过初选、大师直接面试几个环节,最后有9位报名者从近48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

喻湘涟的工作室是去世不久的老母亲留下的老屋,平时没什么对外业务,除了完成博物馆送来的订单外,就是自己给自己布置的功课。她每天早上最迟8点钟来工作室,下午四五点钟回去,一周大概能做3套左右的作品。她说,“我有退休工资,不靠这个吃饭。同样的价格,我情愿给博物馆,让自己的作品有个安身之处。”

年轻学徒:当徒弟也是一种投资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此前,三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喻湘涟、王南仙、柳成荫已被聘任为无锡惠山泥人艺术代表性传承人,他们将分别向承传艺徒传授“细货”、“彩绘”和“粗货”的方法和技巧。

“师傅教我《贵妃醉酒》的时候,就给我讲剧情,还给我表演唱腔、动作和表情。手捏戏文讲究自然美,不刻意追求线条,看上去舒服就行。如果做得不好,就将泥巴揉掉重来,而不是加加减减地去调整,做到一次成型。”

记者了解到,在48名报名者中,有大学在读生,有应届毕业生,还有在职人员,大专以上文化的就有30人,其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9岁。当然,也有些大学生是看中了学成之后能够取得工作的机会。不过,能够得到年轻人的关注,这让文化部门和工艺大师们看到了希望。

图片 3

据无锡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邹伟康介绍,在3年内,政府将出资约35万元,每月补助大师1000元,补助艺徒800元,学徒期满考核合格并能承担起承传职能的,由相关单位正式聘用,并与其他职工一样,享有医保、养老等待遇。

“重上不重下,重前不重后”指的是惠山泥人的制作重点放在头部和正面;“搭搭满,细细减”指的是人物肌肉要饱满,但整体造型需简练;“色色爆”是指用色强烈、鲜明……喻湘涟都一一牢记在心。如今,喻湘涟就要将这些牢记在心的细活传授给她的新招弟子。令喻湘涟们高兴的是,为认真贯彻《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及《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明明与资助暂行办法》,无锡市文化局、无锡市文化遗产局制定的《无锡惠山泥人传承扶持办法》也正式启动了。

记者与其中三位报名者取得了联系,从他们的口中,记者听到的是“自信”和“自豪”。报名者之一、无锡中桥的严先生表示,惠山泥人是无锡特有的文化,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价值还需要进一步去挖掘,如果自己能够入选,参与拯救一个濒临灭绝的技艺,感觉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当记者询问一个月几百块的收入能否接受时,严先生表示自己以前是做地产生意的,积攒了一些储蓄,他并不会在意收入的多少,愿意付出。在外企工作的张小姐从事油画创作,她表示自己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很喜欢,报名参加也是一种“投资”。“当学徒,就当是再上三年的研究生吧。”张小姐希望以此对自己的人生做一个长远的规划,并表示非常看好这一行业。而市民倪先生刚看到消息的时候,当天下午就替还在上大学的儿子报了名。倪先生本人热爱美术,而学美术的儿子更是兴趣浓厚。“收入不是什么问题,付出总会有回报的。”倪先生说。

▲清代大阿福

邹伟康认为,这次新的传承办法的实施是一个探索,而这一试点办法也将会对其他“非遗”保护起到很好的借鉴作用。

文化部副部长周和平曾指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最重要的在于要唤醒公众对文化遗产的认识和保护意识。他认为,资金可以筹集,人才可以培养,但因缺乏对文化遗产的认识和保护意识而造成人为破坏却不自知,这才是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面临的最大问题。

文化部门:为非遗保护开个好头

“大阿福”是无锡最著名的象征之一

图片 4

光靠政策扶持是不可能重现辉煌的

邹伟康主任告诉记者,传承办法的实施,可以看出政府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决心。对承传艺徒来说,一方面日常生活有了保障,另一方面又解决了学徒期满后工作的问题,大大地提高了承传艺徒的积极性。

图片 5

“人未亡,艺将绝”

“惠山泥人的生存状况同时也是全国手工艺术行业总体窘迫的一个缩影。政府的扶持是必要的,但并不能根本性解决问题。”业内人士孙继宏如是认为。

目前,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无锡有3个:无锡惠山泥人、无锡紫砂、梁祝传说。无锡紫砂由于市场销量不错,且不乏承传人,因此文化部门的重点扶持力度就在惠山泥人的传承上。据悉,预计3年承传投入总资金36万元左右。

图片 6

惠山泥人面临的窘境绝非个案。

孙继宏现供职无锡工业设计园孵化基地,对惠山泥人的现状及发展早已关注并颇有研究。孙继宏分析认为,民间传统艺术原本的生存要素正日渐缺失,这是惠山泥人乃至全国各类手工艺术品生存环境恶化的根本原因。政府的财政扶持无疑对当前低迷的中国传统手工艺文化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但如何根本性解决以惠山泥人为代表的全国各类手工艺术品的窘境?孙继宏给出的答案是:政府牵头,社会各界群策群力,帮助那些只懂本门艺术而无商业概念的艺人们探索出一套切实有效的、适应市场客观环境的经营机制,从真正意义上实现手工艺术品的商业化,让现代的市场接受古老的手工艺术的文化元素。

邹伟康表示,这次新的传承办法的实施是一个探索,而这一试点办法也将会对无锡其他非遗保护起到很好的借鉴作用。对非遗保护的前景,邹主任表示乐观。他称近两年随着国家的对非遗保护力度加大,老百姓的观念也逐渐加强,很多人加入到非遗保护的行动中来、此次惠山泥人传承人的顺利招募就是一个例证。撰稿 丁波 赵夏楠 刘梦雪 策划 杨志敏

图片 7

就目前无锡民间工艺的现状来看,除了宜兴紫砂外,其他工艺也都面临生存危机——多数手工艺艺人的年事已高,加上没有传人,都面临失传的危机。

惠山泥人招传人的做法得到了许多业内专家的肯定,他们指出,除了这些,政府部门还需要帮助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开拓市场空间,在政策上加以扶持,有了适度的市场规模后,逐步开发新品种、新工艺和新技术。

■评说

经世代艺人长期锤炼

然而,惠山泥人的幸运在于,它的代表作“大阿福”一定程度上可被视作无锡的城市名片。因而,能够较早地进入国家级的非遗名录。毫无疑问,正是这一“国家级”的身份才令惠山泥人的传承问题进入官方视野。

挽救精美泥人,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就惠山泥人而言,孙继宏认为,惠山泥人是由两大元素组成的:阿福形象与手捏戏文。阿福形象属于文化元素,手捏戏文属于艺术元素。在过去的年代里,这二者是有机结合的,形成了惠山泥人文化。但同时,这两个元素是可以分离的,并且在现代的审美观念下是应该分离的。可以充分提炼惠山泥人的文化元素与艺术元素,结合现代的社会特点,推出适应市场需求的全新形态的艺术产品。手工艺术家们要面对的并不仅仅是市场化生存的问题,更是肩负着传承文化基因的历史使命。所以,要有更多的勇气和使命感,大胆尝试,勇于突破。在此基础上,孙继宏提出了“桌面雕塑与成人玩偶”的产品概念,着手探讨一条全新的手工艺术商业化的途径。

保护民间绝技

如今的惠山泥人形成了两种风格迥异的泥塑

不过,更多的民间工艺依旧处在“人未亡,艺将绝”的境地。

平素出言谨慎的孙继宏信心十足地告诉记者,“有理由相信,我们一定能够突出重围,走向辉煌。”

光招学徒还不够

艺人们称之为“粗货”与“细货”

在大师工作室内,除了4位惠山泥人的大师外,还有一位锡绣工艺师、两位竹刻工艺师。据介绍,大师工作室的目的是想成为无锡民间艺术的集散地。48岁的大师工作室主任赵红育就是这儿唯一的锡绣工艺师,也是无锡为数不多的几位锡绣名家之一。

据悉,无锡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大普查活动在去年年底已拉开序幕,到2008年6月结束,预计这次普查后将又有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列入保护范围内。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和人的活动息息相关的,如果从事民间技艺的人日益减少,遗产自然就要面临断绝的命运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无锡采取政府补贴的模式公开招聘徒弟学习非遗绝活,有着不言而喻的深远意义。

“粗货”即是用模具印制而成的一种

相关阅读:四百余年历史 惠山泥人的零落与救赎 “泥人张”:六代传人的官司与传奇 泥人陈大满 三十寒暑只为泥人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河南“泥人赵” 用黄河泥捏出多彩生活 新鲜!传承扶持“非遗” 无锡市掏钱招徒捏泥人[图] 泥人中的乡土情----访民间泥塑家王忠富

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一方面,伴随一些口授人相继离世,民间文学就会逐一遗失,比如金钱板等手艺的失传,而很多非遗工艺如今仅为民间极少数甚至个别人所掌握,同样濒临绝迹的尴尬;另一方面,西方大众文化、消费文化在不断冲击我们的传统民间文化,这给非遗传承也造成了不少影响。因此说,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首先迫切需要有人传代接班,这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希望和未来。

“细货”是艺人们直接手捏制成

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1页123

幸运的是,我省去年已经在全国率先开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的认定工作。省人大颁布的法规也特别强调“对年事已高、掌握特殊传统技艺的非遗传承人,给予抢救性保护”。但我们仍要清醒地认识到,政府出力出资,不过是对“非遗”项目实施抢救性保护的第一步,有限的财政投入对“非遗”保护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并非长久之计。一些濒临灭绝的“非遗”物种,必须提高自救能力,才能真正步入一个传承、保护和发展的良性轨道。

堪称中华一绝

而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除了保护外,还应当合理开发,通过市场让它们生生不息、欣欣向荣。对于在现今社会中还有实用价值的“非遗”项目,在完成对其抢救性保护后,政府部门则需帮助其开拓市场空间,增强“造血”功能。对那些还能闯荡市场的传统工艺产品,也应该在政策上加以扶持,有了适度的市场规模后,才有力量开发新品种、新工艺和新技术,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才会有自身的生存力和竞争力。

粗货▼

■链接

图片 8

江苏首批国家级“非遗”名单

细货▼

民间文学类:吴歌、梁祝传说、白蛇传传说、董永传说。民间音乐类:江南丝竹、海州五大宫调、苏州玄妙观道教音乐。传统戏曲类:昆曲、苏剧、扬剧。曲艺类:苏州评弹、扬州评话、扬州清曲。民间美术类: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扬州剪纸、苏绣、扬州玉雕、无锡惠山泥人。传统手工技艺类:宜兴紫砂陶制作技艺、南京云锦木机妆花手工织造技艺、苏州宋锦织造技艺、宋代苏州缂丝织造技艺、南通蓝印花布印染技艺、苏州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苏州御窑金砖制作技艺、南京金箔锻制技艺、苏州明式家具制作技艺、扬州漆器髹饰技艺、镇江恒顺香醋酿制技艺、扬州雕版印刷技艺、金陵刻经印刷技艺、苏州制扇技艺、苏州剧装戏具制作技艺、南通板鹞风筝制作技艺。民俗类:苏州端午习俗、秦淮灯会、苏州甪直水乡妇女服饰。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作为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其手艺的教授与传承是传统文化

保护中最关键的一环

近日,无锡市惠山泥人厂

迎来了7名特殊的新学员

或许在他们当中

未来还将有了不起的泥人大师诞生

图片 13

这7个穿着红色马甲的学生,就是惠山泥人厂迎来的特殊的新学员。坐在课桌前,脸上是掩不住的欣喜与激动,在老师的指导下,他们努力尝试,揉、捏、切等步骤,做得细致认真,有模有样,常人很难发现他们其实是残障人士。

图片 14

未来的日子里,他们就将在这里拜师学艺,学习制作泥人的技艺,同时也为无锡惠山泥人的文化传承贡献自己的一份的力量。

据惠山街道残联负责人介绍,此次“与泥有约蝉艺空间”残疾人泥人工作室是街道在职业康复培训上的一个新尝试,旨在通过培训、实训、就业三步走的方式,为残疾人就业创造更多机会。

一起学做泥人

图片 15

图片 16

本次残疾人工作室的开设,将惠山泥人这个非遗的文化传承与培训就业完美结合,进一步提高了残疾人朋友们的综合素质,是惠山街道助残道路上的全新探索和实践。

图片 17

图片 18

在提倡“工匠精神”的今天,

惠山泥人更需要沉淀下来,

不妨从“玩”开始,

塑造出民间艺术文化的新道标。

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

记者:王倩 陈曦

编辑:马舒月

责编:颜 运

编审:陈 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888发布于历史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挽救精美泥人,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