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襄公二十七年,楚材晋用

原标题:莫到用时方惜才

-----人才在竞争中的重要作用

——人才在竞争中的重要作用

楚康王的时候,楚大将伍举被人诬告,说是由他放走了他那个犯了罪的&父申公王子牟 。伍举听到这消息后,吓得赶紧逃到了郑国。在郑国遇到了好友声子,声子是蔡国的大夫 ,听了老朋友的遭遇,很是同情,便决定帮助伍举。

今天历史风云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晋文公为何会与楚庄王发生战争?齐桓公之子齐孝公是如何死亡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世间最贵是人才。人才珍贵,理应珍惜。如何珍惜?古人给我们支了一招:“留人工作平时做,莫待走时空对人。”

初,楚伍参与蔡大师子朝友①,其子伍举与声子相善也。伍举娶于王子牟③。王子牟为申公而亡,楚人曰:“伍举实送之。”伍举奔郑,将遂奔晋。声子将如晋,遇之于郑郊,班荆相与食④,而言复故⑤。声子曰:“子行也,吾必复子。” 及宋向戌将平晋、楚,声子通使于晋,还如楚。令尹子本与 之语,问晋故焉,且曰:“晋大夫与楚孰贤?”对曰:“晋卿不如楚,其大夫则贤,皆卿材也。如妃押皮革,自楚往也。虽楚有材,晋实用之。”子木曰:“夫独无族姻乎?”对曰:“虽有,而用楚材实多。归生闻之:善为国者,赏不僭而刑不滥0。赏僭,则惧及淫人;刑滥,则惧及善人。若不幸而过,宁僭,无滥;与其失善,宁其利淫。无善人,则国从之。《诗》曰:‘人之云亡,邦国殄瘁。’ 无善人之谓也。故《夏书》曰:‘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惧失 善也。《商颂》有之曰:‘不僭不滥,不敢怠皇。命于下国,封建 厥福。’此汤所以获天福也。古之治民者,劝赏而畏刑。赏以春夏,刑以秋冬。是以将赏为之加膳,加膳则饫赐,此以知其劝赏也。将刑为之不举,此以知其畏刑也。 夙兴夜寐,朝夕临政,此以知其恤民也。三者,礼之大节也。有礼,无败。今楚多淫刑,其大夫逃死于四方,而为之谋主,以害楚国,不可救疗,’所谓不能也。晋人置诸戎车之殿,晋将遁矣,析公曰:‘楚师轻窕,易震荡也。若多鼓钧声,楚帅必遁。’晋人从之,楚师宵溃。晋遂侵蔡,袭沈,败申、息之师于桑隧。郑于是不敢南面。楚失华夏,则析公之为也。雍子之父兄谮雍子,雍子奔晋。晋人与之蓄,晋楚遇于靡角之谷,晋将遁矣,雍子发命于军曰:‘归老幼,反孤疾,二人役,归一人。阅兵搜乘, 秣马蓐食,师陈焚次,楚师宵溃。 晋降彭城而归诸宋,以鱼石归”,则雍子之为也。子反与子灵争夏姬,子灵奔晋。晋人与之邢,以为谋主,捍御北狄,通吴于晋,教吴叛楚,教之乘车、 射御、驱侵,使其子狐庸为吴行人焉。吴于是伐巢,取驾,克棘,入州来,至今为患,则子灵之为也。若敖之乱。晋人与之苗,以为谋主。鄢陵之役,楚晨 压晋军而陈,晋将遁矣,苗贲皇曰:‘楚师之良,在其中军王族而已。若塞井夷灶,成陈以当之,栾、范易行以诱之,吾乃四萃于其王族,必大败之。’晋人从之,楚师大败,王夷师僭,子反死之。郑叛、吴兴,楚失诸侯,则苗贲皇之为也。”子木曰:“是皆然矣。”声子曰:“今又有甚于此者。椒举 娶于申公子牟,君大夫谓椒举:‘女实遣之。’ 惧而奔郑,引南望曰:‘庶几赦余!’亦弗图也。今在晋矣,晋 人将与之县,以比叔向。彼若谋害楚国,岂不为患?”子木惧,言 诸王,益其禄爵而复之。声子使椒逆之

  【原文】

声子来到楚国,见到了楚国的令尹屈建。闲谈中,屈建问为什么晋国比楚国强大些。声 子说:“这是因为晋国有不少人才啊。但这些人才都原本是楚国的,虽楚有材,晋实用之 ”。屈建不解,让声子给予说明,声子便侃侃而谈:“我听说善于治理国政的人,既不过分 赏赐,也不滥用刑罚。赏赐过多了,就会赏赐到坏人头上;滥用刑罚,就会用到好人头上。现在楚国刑罚用得太多了。有许多有才能的人无辜受罚遭罪,迫使他们都逃到了别的国家 ,反过来又危害楚国。这样的事不胜枚举,子仪叛乱时,析公逃亡到晋国。晋国人就把他安 置在晋侯的战车里,让他来谋划用兵。绕角那次战役,楚败晋胜,一大半功劳是析公的。因 为是他出的计谋,他让晋军在半夜里猛力擂起几千只大鼓,楚军受到惊吓,乱作一团,晋军 乘势掩击,大获全胜。晋国又用析公的计谋,进攻了蔡国,袭击了沈国,都取得了很大的胜 利。郑国吓得不敢再依附楚国了。析公本是楚才,却为晋人尽了大力,您不觉得遗憾吗? 还有雍子,他被逼无奈,逃离楚国来到晋国。晋国人封赏给他不少土地,让他参予军国 大事。鼓城那次战役,楚败晋胜,起决定作用的是雍子啊。雍子带领着各位将领,检阅了车 马,喂饱了马匹,烧掉了帐篷,与楚军决战。结果杀得楚国全军覆没。还有屈巫臣,也是楚 国人,他被楚公子婴齐所逼,逃亡到晋国。晋国人重用他,让他抵御北狄。屈巫臣帮助晋国 与吴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还教吴国人学会了乘战车、射弩箭,使只习惯于水战的吴军也能陆 上作战了。吴国人长了本领,就在屈巫臣的唆使下,向楚国进攻。一连攻占了楚国的巢地、 驾地、棘地,州来,搞得楚国人疲于奔命,无计可施。还有苗贲皇,他也是楚国人,若敖叛 乱时,他逃亡到了晋国。晋国让他作了主要的谋士。正是他,指挥着处于劣势的晋军,把优 势的楚军杀得-败涂地,楚王受了伤,楚公子侧因此也死去了。郑国叛了楚,吴国又兴起攻 打楚国。楚国不但损兵折将,失去了附属国,还添了不少仇敌。由上述种种可见,晋用楚材 ,真是大得其利啊!”

楚国等待这个机会很久了。四年前,楚国在泓水打败宋襄公,可谓虎啸中原,但他毕竟还不能称为真正的霸主,因为要想成为一个霸主,是有硬件要求的。一是要主持召开诸侯大会,号令诸侯。

历史上,平时不惜才、走后空余恨的故事有很多。其中以战国时期的楚国最为突出。楚成王年间,王孙启“言直,谋多,诸侯竞之”,是个难得的人才。可对这样一个别国虎视眈眈想“挖”的人才,楚成王平时却鲜有惜才之举。一年,有人在成王面前说王孙启的坏话。成王呢,既不查明,也不澄清,没有任何表态。王孙启一怒之下,出走到了晋国。

①伍参:伍奢的祖父,伍子胥的曾祖父。子朝:公子朝,蔡文公的儿子, 为蔡国太师。②伍举:伍奢的父亲。声子:子朝的儿子。③王子牟: 楚国公子,又称申公子牟。班:铺垫。⑤复故:返回楚国的事。 向戌,宋国大夫,又称左师。平:讲和。杞、梓:楚国出产的两种优质木材。族姻:同族子弟和有婚姻 关系的人。::越,过分。滥:过度,无节制。这两句 诗出自《诗·大雅.瞻印》。殄瘁:艰危,困窘。《夏书》已失传。这 两句话见于《古文尚书·大禹漠》。不经:不守常法的人。这四句诗出 自《诗·商颂·殷武》。怠:懈怠。皇:今《诗经》作“逞”,意思是闲暇,指 偷闲。封:大。恤民:忧民。赐: 饱餐之后把多余的酒菜赐给臣下。彻:同 “撤”。彻乐:撤去音乐。谋主:主要谋 士。子丁:楚国大臣斗克的字。析公:楚 国大臣。绕角:蔡国地名,在 今河南鲁山县东。军:进攻。沈:诸 侯国名,在今安徽临泉县北。桑隧: 地名,在今河南确山县东。不敢南面:不敢 向南亲附楚国。雍子:楚国大臣。谮:中伤,诬陷。蓄:晋国邑名,在今河南温县附近。 靡角之谷:宋国地名,在彭城附近。归者:指应放还的老幼孤疾。逸:释放。 东夷:亲楚国的东方小国。子 辛:楚国令尹公于工大,被楚共王杀掉。子灵:楚国宗族。夏姬:郑 穆公的女儿,陈国大大御叔的妻子。邢:晋 国邑名,在今河南温县东北。巢:楚国的属国,在今安徽巢县东北。驾:楚国邑名,在今安徽无为境内。棘:楚国邑名, 在今河南永城南。州来:楚国邑名,在今安徽△台。若敖:指楚国令尹子文的氏族。苗:晋国邑名,在今河南济源西。栾、范:指栾书、士燮统率的中军。易行:指简易行阵,以诱惑楚军。中行:指晋国上军佐。二郎:指晋国上军统帅 琦和新军佐 至。二穆:指楚国左军统帅子重和右军统帅子辛,两人都是楚穆王的后代。夷:受伤。僭:火熄灭,这里比喻军队溃败。:罪。叔向:晋国上大夫。 比叔向:使他的爵禄可与叔向相比。椒 :伍举的儿子,伍奢的弟弟。 逆:迎。

  初,楚伍参与蔡大师子朝友①,其子伍举与声子相善也(2)。伍举娶于王子牟③。王子牟为申公而亡,楚人曰:“伍举实送之。”伍举奔郑,将遂奔晋。声子将如晋,遇之于郑郊,班荆相与食④,而言复故⑤。声子曰:“子行也,吾必复子。”

屈建听到这里,大惊失色:“这样太不利了!”

楚成王一次大会也没有主持过,即使参会也常常是会议的破坏者,利用开会干一些不地道的事情,比如借开会抓了宋襄公。二要有行动纲领,像齐桓公提出来的“尊王攘夷”。当然,楚成王自己就是夷,让他自己打倒自己有点不现实,但他可以尊王不攘夷嘛。可楚成王别说尊王了,就是周王室的聘礼都没有按时交纳。自然,周王室也不爱搭理这个“南方人”,更不会赏他两块腊肉了。

王孙启到晋国后,晋文公如获至宝,在朝上朝下、工作生活、薪酬待遇等方面,时时处处对王孙启礼遇有加。公元前632年,晋楚城濮之战爆发,王孙启率领晋军大败楚军,晋国从此走向强盛。

当初,楚国的伍参与蔡国太师子朝相友好,伍参的儿子伍举 也与子朝的儿子声子相友善。伍举娶了王子牟的女儿做妻子,王子牟当申邑长官后获罪逃亡。楚国人说:“伍举一定护送过他。”伍举逃亡到了郑国,打算再逃亡到晋国。声子要到晋国去,他在郑国都城的郊外碰到了伍举,两个人把荆草铺在地上坐着一起吃东西,谈到了伍举回楚国的事。声子说:“您走吧,我一定要让您回楚国。” 到了宋国的向戌来调解晋国和楚国的关系时,声子到晋国去当使节,回国时到了楚国。楚国令尹子木同声子谈话,问起晋国的事,并且还问:“晋国的大夫和楚国大夫比谁更贤明些?”声子回答说:“晋国的卿比不上楚国,但是它的大夫却很贤明,都是做卿的人才。正像杞木、梓木和皮革,全是从楚国去的。虽然楚国 有人才,实际上却是晋国在使用他们。”子木说:“难道晋国没有同族和姻亲当大夫吗?”声子回答说:“虽然有,但是使用楚国的 人才的确很多。我听说过:善于治理国家的人,赏赐不过分,刑罚不滥用。赏赐太过分,就怕赏赐到坏人头上;滥用刑罚,则怕惩罚到了好人。如果不幸越过了限度,也宁愿赏赐过头,而不要滥用刑罚;与其失去了好人,还不如有利于坏人。没有好人,国家就会跟着遭殃。《诗·大雅.瞻印》中说:‘贤能的人没有了,国家就将遭受危难。’这话说的就是国家没有好人。所以《夏书》上 说:‘与其杀害无辜的人,宁可放过犯罪的人。’这是担心失去了好人。《诗·商颂·殷武》中说:‘不要过分不滥用,不可懈怠偷 闲懒,上天命令我下国,大力建树福和禄。’《就是商汤获得上天赐福的原因。古代治理百姓的人,喜欢赏赐而惧怕刑罚,为百姓 忧心而不知疲倦。赏赐在春天和夏天进行,刑罚在秋天和冬天进 行。因此,在将要行赏时要为它加餐,加餐后把多余的酒菜赐给奔命臣下,从这里可以知道他喜欢赏赐。将要用刑时则要减餐,减餐时要撤去进餐时的音乐,从这里可以知道他惧怕用刑。早起晚睡, 早晚亲自上朝处理政事,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他为百姓忧心。喜欢 赏赐、惧怕刑罚、为百姓分忧这三件事,是礼丁的大节。有了礼 丁就不会失败。现在楚国经常滥用刑罚,楚国大夫逃亡到四周的国家,成了那些国家的主要谋士,危害楚国,无法挽救和医治,这就是说楚国不能任用贤人。子丁的叛乱,使析公逃到了晋国。晋国人把他安排在国君的战车后面,让他做主谋。绕角战役,晋国准备逃跑,析公却说:‘楚军心里轻浮急躁,容易被动摇。如果多处同时发出击鼓声,趁夜色发动进攻,楚军一定会逃走。’晋国人听从了析公的话,楚军在夜里败逃了。晋国接着侵袭蔡国,偷袭沈国,俘获了沈国国君,在桑隧击败了申、息两地的楚军,抓住了为了楚国大夫申丽后回国。郑国从此不敢向南亲近楚国。楚国失去了中原诸侯的亲附,这全是析公的主意。雍子的父亲和哥哥诬陷 雍子,国君和大夫也不喜欢雍子,雍子就逃亡到了晋国。晋国人把畜邑封给他,让他当主谋。彭城一仗,晋军和楚军在靡角之谷遭遇,晋军准备逃走,雍子却向军队发布命令说:‘把年老的和年轻的人放回去,孤儿和有病的人回去,一家有两人参战的回去一个。精选兵士,检阅兵车,喂饱战马,饱餐一顿,摆开阵势,烧掉营帐,明天决战。’晋军让该回家的人走了,放走了楚军战俘, 结果楚军夜里溃败了。晋军降服了彭城,把它还给了宋国,带着俘获的鱼石回国。楚国失去了东方诸国的亲附,子辛也为此被杀, 这都是雍子干出来的。子反和子灵争夺夏姬,子反破坏了子灵的 婚事,子灵逃到了晋国。晋国人把邢邑封给他,让他当主谋,抵 御北狄,使吴国和晋国通好,教吴国背叛楚国,教吴国人乘战车、 射箭、驾车、驱车进攻,派他的儿子狐庸担任吴国的使者。吴国 便在这时攻打巢地,夺取驾地,攻克棘地,侵入州来,楚国疲于奔命,到现在吴国还是楚国的祸患,这都是子灵干出来的。若敖氏叛乱,伯贲的儿子贲皇逃亡到晋国。晋国人把苗地封给他,让他当主谋。鄢陵之战,楚军早晨逼近晋军并摆出阵势,晋军打算逃走,苗贲皇说:‘楚军的精锐部队只是中军的王室亲兵。如果填井平灶,摆开阵势抵抗他们,栾书、士燮两军减缩行阵以引诱楚 军,l 部B 琦和 至一定能战胜子重和子辛,我们再集中兵力 从四面进攻他们的亲兵,必定会把他们打得大败。’晋国人听从了苗贲皇的话,楚军大败,楚王受伤,军队溃散,子反自杀。郑国叛离,吴国兴起,楚国失去了诸侯的亲附,这都是苗贲皇干出来的。”子木说:“这些都说对了。”声子说:“现在还有比这些更厉害的。伍举娶了申公王子牟的女儿做妻子,子牟获罪而逃亡,国君和大夫们对伍举说:‘确实是你让他走的。’伍举因为害怕逃到了郑国,他伸长脖子望着南面说:‘但愿能赦免我!’但是楚国并 不考虑。现在伍举在晋国,晋国人准备封给他县邑。使他的爵禄可以和叔向相比。如果他来策划危害楚国,难道不会成为祸患吗?” 子木感到害怕,对楚王说了,楚王增加了伍举的爵禄并让他回到楚国。声子让椒 去迎接伍举。

  及宋向戌将平晋、楚(6),声子通使于晋,还如楚。令尹子本与之语(7),问晋故焉,且曰:“晋大夫与楚孰贤?”对曰:“晋卿不如楚,其大夫则贤,皆卿材也。如妃押皮革(8),自楚往也。虽楚有材,晋实用之。”子木曰:“夫独无族姻乎(9)?”对曰:“虽有,而用楚材实多。归生闻之:善为国者,赏不僭而刑不滥0。赏僭,则惧及淫人;刑滥,则惧及善人。若不幸而过,宁僭,无滥;与其失善,宁其利淫。无善人,则国从之。《诗》曰:‘人之云亡,邦国殄瘁(11)。’无善人之谓也。故《夏书》曰:‘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12)。’惧失善也。《商颂》有之曰:‘不僭不滥,不敢怠皇。命于下国,封建厥福(13)。’此汤所以获天福也。古之治民者,劝赏而畏刑(14),恤民不倦(15)。赏以春夏,刑以秋冬。是以将赏为之加膳,加膳则饫赐(16),此以知其劝赏也。将刑为之不举(17),不举则彻乐(18),此以知其畏刑也。夙兴夜寐(19),朝夕临政,此以知其恤民也。三者,礼之大节也。有礼,无败。今楚多淫刑,其大夫逃死于四方,而为之谋主(20),以害楚国,不可救疗,’所谓不能也(21)。子丁之乱,析公奔晋(22)。晋人置诸戎车之殿(23),以为谋主。绕角之役(24),晋将遁矣,析公曰:‘楚师轻窕,易震荡也。若多鼓钧声(25),以夜军之(26),楚帅必遁。’晋人从之,楚师宵溃。晋遂侵蔡,袭沈(27),获其君(28),败申、息之师于桑隧(29),获申丽而还(30)。郑于是不敢南面(31)。楚失华夏,则析公之为也。雍子之父兄谮雍子(32),君与大夫不善是也(33),雍子奔晋。晋人与之蓄(34),以为谋主。彭城之役(35),晋楚遇于靡角之谷(36),晋将遁矣,雍子发命于军曰:‘归老幼,反孤疾,二人役,归一人。阅兵搜乘,秣马蓐食,师陈焚次(37),明日将战。’行归者而逸楚囚(38),楚师宵溃。晋降彭城而归诸宋,以鱼石归(39)。楚失东夷(40),子辛死之(41)”,则雍子之为也。子反与子灵争夏姬(42),而雍害其事(43),子灵奔晋。晋人与之邢(44),以为谋主,捍御北狄,通吴于晋,教吴叛楚,教之乘车、射御、驱侵,使其子狐庸为吴行人焉(45)。吴于是伐巢,取驾,克棘,入州来(46),楚罢于奔命(47),至今为患,则子灵之为也。若敖之乱(48),伯贲之子贲皇奔晋(49)。晋人与之苗(50),以为谋主。鄢陵之役,楚晨压晋军而陈,晋将遁矣,苗贲皇曰:‘楚师之良,在其中军王族而已。若塞井夷灶,成陈以当之,栾、范易行以诱之(51),中行、二必克二穆(52),吾乃四萃于其王族(53),必大败之。’晋人从之,楚师大败,王夷师僭(54),子反死之。郑叛、吴兴,楚失诸侯,则苗贲皇之为也。”子木曰:“是皆然矣。”声子曰:“今又有甚于此者。椒举娶于申公子牟(55),子牟得戾而亡(56),君大夫谓椒举(57):‘女实遣之。’惧而奔郑,引南望曰:‘庶几赦余!’亦弗图也。今在晋矣,晋人将与之县,以比叔向(58)。彼若谋害楚国,岂不为患?”子木惧,言诸王,益其禄爵而复之。声子使椒逆之(59)。

声子趁机提到了伍举的事:“还有更不利的事。伍举是当今楚国最优秀的人才,可惜被 谣言吓到了郑国,现在已经又逃到了晋国。听说晋国将要拜他为大夫,还要封给他土地。若 是伍举将来助晋攻楚,令尹您看还有谁能够抵挡住他呢?”

当然,对于这些,楚成王是不在意的,他一向不走寻常路,追求的是有楚国特色的称霸道路。他的霸更接近于街头小霸王的霸,而不是诸侯伯主的霸。通俗点讲就是以武服人。开始的一两年,楚成王达到了这样的目标。陈、许、蔡这样的小国早就归顺楚国;卫成公把女儿嫁给了楚成王:曹国向楚国表了忠心;传统强国郑国对楚俯首称臣;就连一向对着干的宋国,自宋襄公去世后,新任国君宋成公第一时间就到楚国进行访问。

可悲的是,楚成王平时不惜才的遗传基因还非常强大。楚庄王即位后,平时把很有军事才能的析公不当回事,析公投奔晋国后,在绕角之战击败楚军,致使楚国退出黄河以南。随后的楚恭王,平时也不珍惜“胸多良计”的雍子,结果雍子在晋国为将后,在彭城之役中巧施“假释楚俘”之计,夺取彭城,使楚尽失东夷之地。历史学家在分析楚国衰亡的原因时指出,楚材晋用,人才流失是主因之一。

自己的人才没有为自己效劳,却被敌手利用来挖自己的墙角, 危害自己,的确发人深省。这一篇专论“我材他用”的文字,显得十分独特,提出的问题值得我们好好思索。 人才出逃的根本原因,在统治集团内部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作为一国之君,不能正确运用赏罚手段,不讲公平的原则,自然会造成自己内部的分化。这一重大责任要由自己来承担,可以叫做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尝,怪不到别人。 当然,实际当中也可能出现敌手寻机主动来挖人才的情形,或者用利诱的手段,或者用离间的阴谋,比如现代间谍战中常见的双重乃至多重间谍。 不管是哪种情形,我们都可以看出人才在竞争中的重要价值和决定性作用。德国人奥本海姆出逃美国,使美国人造出了原子弹,从而掌握了在二战中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一张王牌。类似的事例还可以举出很多。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商场和科技竞争之中,一个优秀人才往往可以使局面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使掌握和 使用人才的一方占制高点,掌握主动权和控制权。因此,竞争, 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人才的竞争。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无论在 古代,还是在现代,得人才者,得天下。 话说回来,自己的人才在严绘无情的竞争中被敌人利用,所造成的后果是十分可怕的。自己人最了解自己家的事,自己的长处、短处,自己的家底,自己的致命之处,全被了若指掌。这样,就应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个古老的致胜原则。 敌手自己做不到的事,由自己人帮助他们做到了;敌人无法掌握的情况,轻而易举地被掌握了。处于这样的境地,哪有不败的道理?人们常说,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自己人被他人、敌手利用,不也是一种从内部攻破堡垒的方式吗? 不懂得珍惜人才和使用人才的统治者,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愚蠢的统治者。如果不仅不懂得珍惜和使用人才,反而设置各种阻碍和网罗加害于人才,这样的统治者便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是自己在为自己挖掘坟墓。历史上的这类悲剧不少,而在实际中人们又一再犯这样的错误,的确让人难以理解其中的原因。是嫉贤 妒能的心理在作祟?是惧怕能人对自己构成威胁?是看不出人的 才能所在?是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信条?是误信了* 佞小人的谗言?还是根本就不把国家、百姓的兴旺发达放在心上, 只图个人的安乐淫逸? 愚蠢倒也罢了。国君愚蠢,而握有实权的臣子们不愚蠢,也可以混下去。并非愚蠢,而是误中他人圈套,还可以谅解和补救。 既不愚蠢,也不是上当受骗,而是玩弄权术,专横暴虐,有意陷害,这就是违背天意的自己作孽,活该遭受厄运。 能够充分利用敌手的人才,来打击敌手的要害部位,瓦解敌手的士气和阵营,以子之矛,陷子之盾,可以算是天赐的福份,也是聪明智慧的表现。这当中有机遇问题,也有敌手的愚蠢、过失。 残暴而白白送上门来的时候,但是,最主要的是自己行得正,走得端,具有宽阔的胸襟,高尚的情操和德行,站在道义和真理一边,人才才可能前来归附。如果与对手同样愚蠢、专横、暴虐,谁会来归附?得道多助,自身的优势所形成的强大吸引力,应当是 人才前来归附的根本条件。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凤凰总把高枝占。谁都不会效命于无德无才、贪婪自私的主子。除了吸引力之外,还要懂得珍惜和使用人才。优厚的礼遇必不可少,只讲道义不讲实惠肯定也是不行的。委以重任的信任,更能使被使用者心里踏实。既然要用,就放心大胆地用;如果心存疑虑,不如不用。古人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话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用人成功了,事情也就成功了一半。 人才难得,优秀的人才更难得。自己的人才不要轻易放走,对手送上门来的人才一定要牢牢抓住。成功的统治者总是这样做的。

  【注释】

屈建听后,十分害怕,立刻派了伍举的儿子赶到晋国,好说歹说,把伍举接了回来,伍 举重新受到了重用。

图片 1

一般来说,越是有能力的人,越会面临外界更多的诱惑,越是有资本跳来跳去,越是应该在平时就善待之、用好之。平时对人才不珍惜,良禽就可能择木而栖,就可能“孔雀东南飞”。到了关键时刻,则会徒生“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遗憾,就会难逃“万马齐喑究可哀”的厄运。

  ①伍参:伍奢的祖父,伍子胥的曾祖父。子朝:公子朝,蔡文公的儿子,为蔡国太师。②伍举:伍奢的父亲。声子:子朝的儿子。③王子牟:楚国公子,又称申公子牟。(4)班:铺垫。⑤复故:返回楚国的事。(6)向戌,宋国大夫,又称左师。平:讲和。(7)子木:屈建,楚国令尹。”(8)杞、梓:楚国出产的两种优质木材。(9)族姻:同族子弟和有婚姻关系的人。(10)僭(jian)::越,过分。滥:过度,无节制。(11)这两句诗出自《诗·大雅.瞻印》。殄瘁:艰危,困窘。(12)《夏书》已失传。这两句话见于《古文尚书·大禹漠》。不经:不守常法的人。(13)这四句诗出自《诗·商颂·殷武》。怠:懈怠。皇:今《诗经》作“逞”,意思是闲暇,指偷闲。封:大。(14)劝:乐,喜欢。(15)恤民:忧民。(16)饫(yu)赐:饱餐之后把多余的酒菜赐给臣下。(17)不举:不举行盛宴。(18)彻:同“撤”。彻乐:撤去音乐。(19)夙兴夜寐:早起晚睡。(20)谋主:主要谋士。(21)不能:不能任用贤人。(22)子丁:楚国大臣斗克的字。析公:楚国大臣。(23)戎车:指国君的战车。殿:后。(24)绕角:蔡国地名,在今河南鲁山县东。(25)钧声:相同的声音。(26)军:进攻。(27)沈:诸侯国名,在今安徽临泉县北。(28)君:指沈国国君沈子揖初。(29)桑隧:地名,在今河南确山县东。(30)申丽:楚国大夫。(31)不敢南面:不敢向南亲附楚国。(32)雍子:楚国大臣。谮:中伤,诬陷。(33)不善是:不喜欢这个人。(34)蓄(XU):晋国邑名,在今河南温县附近。(35)彭城:在今江苏徐州(36)靡角之谷:宋国地名,在彭城附近。(37)陈:列阵。次:营帐。(38)归者:指应放还的老幼孤疾。逸:释放。(39)鱼石:逃到楚国的宋国大臣。(40)东夷:亲楚国的东方小国。(41)子辛:楚国令尹公于工大,被楚共王杀掉。(42)子灵:楚国宗族。夏姬:郑穆公的女儿,陈国大大御叔的妻子。(43)雍害:阻碍,破坏。(44)邢:晋国邑名,在今河南温县东北。(45)行人:外交使节。(46)巢:楚国的属国,在今安徽巢县东北。驾:楚国邑名,在今安徽无为境内。棘:楚国邑名,在今河南永城南。州来:楚国邑名,在今安徽△台。(47)罢:同“疲”。(49)若敖:指楚国令尹子文的氏族。(49)伯贲:楚国令尹斗椒的字。(50)苗:晋国邑名,在今河南济源西。(51)栾、范:指栾书、士燮统率的中军。易行:指简易行阵,以诱惑楚军。(52)中行:指晋国上军佐。二郎:指晋国上军统帅琦和新军佐至。二穆:指楚国左军统帅子重和右军统帅子辛,两人都是楚穆王的后代。(53)四萃:从四面集中攻击。(54)夷:受伤。僭(jian):火熄灭,这里比喻军队溃败。(55)椒举:伍举。(56)戾(li):罪。(57)君大夫:国君和大夫。(58)叔向:晋国上大夫。比叔向:使他的爵禄可与叔向相比。(59)椒:伍举的儿子,伍奢的弟弟。逆:迎。

鲁齐两国隔着远,但也没有对楚国发表任何不满的言论。一时之间,楚成王颇有在中原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意思。但挑战还是不期而至。秋,秦、晋伐。这一年的秋天,秦国带领晋国共同讨伐都国。都国是位于楚秦之间的一个小国,国都在商密,在政治上一直靠拢楚国,算是楚国罩的小弟。秦国带着晋国攻打都国,一来是秦国试图扩展东部势力,二来也是挑战一直在中原称王称霸的楚国。秦晋一动,都国就收到了消息,作为一个长期受罩的国家,基本上国防靠大哥,都国没有含糊,马上给楚国送去了鸡毛信。

古人说:“夫有德有才者惜才,有德无才者容才,无德有才者忌才,无德无才者毁才”。但凡有眼光的领导,都会未雨绸缪,把惜才的工作做在平时,在日常就对人才精心栽培、精心施肥、精心修剪、精心呵护。试想,有了这样的领导,哪个人才还会想着“转会”,还会想着“跳槽”?

  【译文】

楚成王倒不是太着急,在他看来,这不过是秦晋之间的试探,而且秦晋也绝不敢与楚国为敌,尤其是晋国。晋国的重耳在楚国受到过招待,收礼收得手软,没理由真的进攻楚国。于是,他只是象征性地下令驻守在析邑的楚军前往商密支援。下达命令后,楚成王特地告诉都国人不要慌,挺住,我马上调两个县的兵马替你们守城。楚成王相信,只要楚国的旗帜出现在商密,秦晋必然退兵无疑。接到楚成王的消息,都国人放下心来。普天之下,还有谁敢跟楚军为敌呢?于是,他们紧闭城门,坐等援兵。

与楚国的几任国君不同,楚将子发在平时就很惜才。当时有个神偷很有名,子发不仅将其作为“特殊人才”揽于帐下,还视其为上宾。一次,齐国进犯楚国,子发率军迎敌,交战三次都败下阵来。这时,神偷说让我试试。当晚,他将齐军主帅的睡帐偷了回来。第二天,子发派使者将睡帐送还给齐军主帅,并对他说:“我们出去打柴的士兵捡到您的帷帐,特地赶来奉还。”这晚,神偷又将齐军主帅的枕头偷了回来,子发再派人送还。第三天晚上,神偷又把齐军主帅头上的发簪子偷了回来,子发照样派人送还。齐军上下听说此事,甚为恐惧,主帅惊骇地对幕僚们说:“如果再不撤退,恐怕子发要派人来取我的人头了。”于是,齐军不战而退。

  当初,楚国的伍参与蔡国太师子朝相友好,伍参的儿子伍举也与子朝的儿子声子相友善。伍举娶了王子牟的女儿做妻子,王子牟当申邑长官后获罪逃亡。楚国人说:“伍举一定护送过他。”伍举逃亡到了郑国,打算再逃亡到晋国。声子要到晋国去,他在郑国都城的郊外碰到了伍举,两个人把荆草铺在地上坐著一起吃东西,谈到了伍举回楚国的事。声子说:“您走吧,我一定要让您回楚国。”

历史告诉我们,当你越是指望别人时,就越容易失望。在一个暮气沉沉的黄昏,都国人不但没有等到久违的楚军,反而看到了秦晋的大军,不但看到的是秦晋大军,而且看到秦晋大军是押着析邑的人过来的。来到商密城下,秦国人挖了一道坎,牵来了牛,将牛宰杀在坎边,鲜血注满坎槽,秦国人又郑重其事地在上面摆上帛书。显然,这是秦国在搞歃血为盟,再结合析邑的人已经被擒,很容易就可以推断出,在商密城下跟秦人结盟的就是原本在析邑的楚国人。

襄公二十七年,楚材晋用。决胜于未战,取决于人才。人才是舰之龙骨、马之缰绳,是“最艰巨的战争准备”。这里的艰巨,既包括人才难得,也包含人才难留。一个领导是不是真正惜才,看一看他平时对人才的态度和做法就知道了。

  到了宋国的向戌来调解晋国和楚国的关系时,声子到晋国去当使节,回国时到了楚国。楚国令尹子木同声子谈话,问起晋国的事,并且还问:“晋国的大夫和楚国大夫比谁更贤明些?”声子回答说:“晋国的卿比不上楚国,但是它的大夫却很贤明,都是做卿的人才。正像杞木、梓木和皮革,全是从楚国去的。虽然楚国有人才,实№上却是晋国在使用他们。”子木说:“难道晋国没有同族和姻亲当大夫吗?”声子回答说:“虽然有,但是使用楚国的人才的确很多。我听说过:善于治理国家的人,赏赐不过分,刑罚不滥用。赏赐太过分,就怕赏赐到坏人头上;滥用刑罚,则怕惩罚到了好人。如果不幸越过了限度,也宁愿赏赐过头,而不要滥用刑罚;与其失去了好人,还不如有利于坏人。没有好人,国家就会跟著遭殃。《诗·大雅.瞻印》中说:‘贤能的人没有了,国家就将遭受危难。’这话说的就是国家没有好人。所以《夏书》上说:‘与其杀害无辜的人,宁可放过犯罪的人。’这是担心失去了好人。《诗·商颂·殷武》中说:‘不要过分不滥用,不可懈怠偷闲懒,上天命令我下国,大力建树福和禄。’《就是商汤获得上天赐福的原因。古代治理百姓的人,喜欢赏赐而惧怕刑罚,为百姓忧心而不知疲倦。赏赐在春天和夏天进行,刑罚在秋天和冬天进行。因此,在将要行赏时要为它加餐,加餐后把多余的酒菜赐给奔命臣下,从这里可以知道他喜欢赏赐。将要用刑时则要减餐,减餐时要撤去进餐时的音乐,从这里可以知道他惧怕用刑。早起晚睡,早晚亲自上朝处理政事,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他为百姓忧心。喜欢赏赐、惧怕刑罚、为百姓分忧这三件事,是礼丁的大节。有了礼丁就不会失败。现在楚国经常滥用刑罚,楚国大夫逃亡到四周的国家,成了那些国家的主要谋士,危害楚国,无法挽救和医治,这就是说楚国不能任用贤人。子丁的叛乱,使析公逃到了晋国。晋国人把他安排在国君的战车后面,让他做主谋。绕角战役,晋国准备逃跑,析公却说:‘楚军心里轻浮急躁,容易被动摇。如果多处同时发出击鼓声,趁夜色发动进攻,楚军一定会逃走。’晋国人听从了析公的话,楚军在夜里败逃了。晋国接著侵袭蔡国,偷袭沈国,俘获了沈国国君,在桑隧击败了申、息两地的楚军,抓住了为了楚国大夫申丽后回国。郑国从此不敢向南亲近楚国。楚国失去了中原诸侯的亲附,这全是析公的主意。雍子的父亲和哥哥诬陷雍子,国君和大夫也不喜欢雍子,雍子就逃亡到了晋国。晋国人把畜邑封给他,让他当主谋。彭城一仗,晋军和楚军在靡角之谷遭遇,晋军准备逃走,雍子却向军队发布命令说:‘把年老的和年轻的人放回去,孤儿和有病的人回去,一家有两人参战的回去一个。精选兵士,检阅兵车,喂饱战马,饱餐一顿,摆开阵势,烧掉营帐,明天决战。’晋军让该回家的人走了,放走了楚军战俘,结果楚军夜里溃败了。晋军降服了彭城,把它还给了宋国,带著俘获的鱼石回国。楚国失去了东方诸国的亲附,子辛也为此被杀,这都是雍子干出来的。子反和子灵争夺夏姬,子反破坏了子灵的婚事,子灵逃到了晋国。晋国人把邢邑封给他,让他当主谋,抵御北狄,使吴国和晋国通好,教吴国背叛楚国,教吴国人乘战车、射箭、驾车、驱车进攻,派他的儿子狐庸担任吴国的使者。吴国便在这时攻打巢地,夺取驾地,攻克棘地,侵入州来,楚国疲于奔命,到现在吴国还是楚国的祸患,这都是子灵干出来的。若敖氏叛乱,伯贲的儿子贲皇逃亡到晋国。晋国人把苗地封给他,让他当主谋。鄢陵之战,楚军早晨逼近晋军并摆出阵势,晋军打算逃走,苗贲皇说:‘楚军的精锐部队只是中军的王室亲兵。如果填井平灶,摆开阵势抵抗他们,栾书、士燮两军减缩行阵以引诱楚军,l部B琦和至一定能战胜子重和子辛,我们再集中兵力从四面进攻他们的亲兵,必定会把他们打得大败。’晋国人听从了苗贲皇的话,楚军大败,楚王受伤,军队溃散,子反自杀。郑国叛离,吴国兴起,楚国失去了诸侯的亲附,这都是苗贲皇干出来的。”子木说:“这些都说对了。”声子说:“现在还有比这些更厉害的。伍举娶了申公王子牟的女儿做妻子,子牟获罪而逃亡,国君和大夫们对伍举说:‘确实是你让他走的。’伍举因为害怕逃到了郑国,他伸长脖子望著南面说:‘但愿能赦免我!’但是楚国并不考虑。现在伍举在晋国,晋国人准备封给他县邑。使他的爵禄可以和叔向相比。如果他来策划危害楚国,难道不会成为祸患吗?”子木感到害怕,对楚王说了,楚王增加了伍举的爵禄并让他回到楚国。声子让椒去迎接伍举。

都国人终于崩溃了,兄弟们这么死撑着,不就指望楚国的大哥能拉兄弟把吗?没想到楚国人竟然跟秦国人结盟,再一次出卖了都国兄弟。要结盟就一起结吧。都国人打开城门,集体投降。等放下武器,请秦晋大军入城后,都国人オ发现,那些楚军俘虏哈哈大笑。有人上前给他们松绑,拍拍他们的肩膀以示辛苦了,再仔细一看跟秦国人结盟的根本不是什么楚国人。这是一起秦穆公自导自演的歃血大戏。

战国时期,齐人冯煖投奔孟尝君门下后,孟尝君很快为其解决了“食有鱼”“出有车”以及为其父母养老等后顾之忧。正是由于孟尝君平时的关心,使冯煖忠诚地留在他身边,并奔走策划,经营“三窟”,为其争得民心,使之“为相数十年,无纤介之祸”。

  【读解】

在得知楚军欲前来增援时,秦军先抄近路,奔向了楚军驻扎的析邑,但没有发起攻击,而是虚晃一枪,直接来到商密城下。特地找了一些群众演员装作俘虏,并煞有介事地在商密城下搞了一出歃血为盟的戏码,成功地引诱都国投降。攻下商密后,秦晋大军杀了一个回马枪,攻破析邑,抓住了楚国的两位公子。消息传到楚国国都郢城,楚成王着实愤怒了。他的一生,只有不断坑别人,没想到自己竟然栽在了看上去老实巴交的秦国人身上愤怒的楚成王派出了楚国的精锐。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惜才,对各级领导来说不仅是一种觉悟、一种要求,也是一种责任、一种担当。平时就急人才之所急,帮人才之所需,竭尽全力为人才排忧解难,为其成才搭建平台,那些“才自清明志自高”的人才,就会安心、尽心,在本职岗位上建功立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自己的人才没有为自己效劳,却被敌手利用来挖自己的墙角,危害自己,的确发人深省。这一篇专论“我材他用”的文字,显,得十分独特,提出的问题值得我们好好思索。

由刚升为楚国第一臣的令尹子玉亲自领军追击,没想到秦晋两国来得快,去得更快,等跑到商密,两国人已经拿着战利品跑走了。气愤之下,楚国人做出了一个举动,顺势攻打了附近的陈国,还扶持了一直在楚国流亡的顿国国君顿子回国。楚国人的思维还真不是好捉摸的,人家陈国一直紧密团结在楚国的旗帜下,这件事情跟陈国也没有什么关系,顶多就一围观群众,你无缘无故地跑去打他干什么?这与其说是楚国的愤怒所至,不如说是因为子玉的愤怒。

责任编辑:

  人才出逃的根本原因,在统治集团内部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作为一国之君,不能正确运用赏罚手段,不讲公平的原则,自然会造成自己内部的分化。这一重大责任要由自己来承担,可以叫做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尝,怪不到别人。

当年子玉就断定晋国的重耳必将成为楚国的大患,现在果不其然,重耳回国才两年,就跟着秦国与楚国对着干。都国被攻打,并不是一件大事,楚国也没有受到什么很大的损失,但其中的象征意义不可小视。这象征着楚国通过泓水一战在中原打出来的威慑力已经在减弱。而作为一个强者,尤其是靠武力维持的强者,不能露出自己的软弱。不然,像郑、蔡、许这些天天转着楚成王喊神通广大、法驾中原的人,会第一时间捅楚国一刀。不能再坐视不管了,必须给予正面的回击,让中原人再次记起楚军的强大。

  当然,实№当中也可能出现敌手寻机主动来挖人才的情形,或者用利诱的手段,或者用离间的阴谋,比如现代间谍战中常见的双重乃至多重间谍。

正当楚成王为从那里下手犯难时,鲁国的来信无疑给他提供了一个跳板。楚成王欣然同意,并亲自率领大军前往齐国,春秋最着名的一场战役就此拉开大幕。就目前介绍的情况来看,卫国是此战最初的源头,齐国是闹事者,鲁国是请外援的,楚国是过江龙,秦晋则是背后隐藏的势力,但一开战,拳头却落到了宋国身上。引着大军朝齐国进发的途中,楚军突然变向,扑向了宋国,并将宋国的缗邑围了起来。这一次宋国被打,倒不像去年陈国那样围观却遭挨板砖般无辜。

  不管是哪种情形,我们都可以看出人才在竞争中的重要价值和决定性作用。德国人奥本海姆出逃美国,使美国人造出了原子弹,从而掌握了在二战中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一张王牌。类似的事例还可以举出很多。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商场和科技竞争之中,一个优秀人才往往可以使局面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使掌握和使用人才的一方占制高点,掌握主动权和控制权。因此,竞争,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人才的竞争。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无论在古代,还是在现代,得人才者,得天下。

就楚国的动向来看,这一次出兵主要目标还不是帮助鲁国攻打齐国,而是对付宋国。究其原因是宋国最近干了一件让楚成王十分冒火的事情。收到楚国在都国吃了败仗的消息,宋成公就跑到晋国进行访问,并与晋国签订了友好合作协定。这是中原诸侯国之中,第一个背弃楚国投奔晋国的。这样的首犯不办,楚国还怎么在中原立足?将宋国围住之后,楚军还分兵前往齐国,会同鲁僖公一起攻打齐国当年齐孝公坐视恩人宋襄公被楚国攻打。这一下,他总算尝到了悉果。

  话说回来,自己的人才在严绘无情的竞争中被敌人利用,所造成的后果是十分可怕的。自己人最了解自己家的事,自己的长处、短处,自己的家底,自己的致命之处,全被了若指掌。这样,就应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个古老的致胜原则。

齐军大败,楚成王还发挥所长,做了一件很不厚道的事情,他攻占了齐国的谷邑,然后把齐孝公的兄弟安排在了这里,成立了一个亲楚的傀儡政权,还特地请了齐国着名的大夫易牙当他的助手。除此之外,楚成王还把齐桓公的七个儿子全部搞到楚国当大夫,算是建立傀儡储备团。一辈子对抗楚国的齐桓公要是知道了这个情况,只怕要找管仲大哭一场把。在大军压境以及兄弟建立临时政府的双重打击下,齐孝公同志终于精神崩溃以至肉体瓦解了。对于这样的一位国君,我只能表示,他实在有辱齐桓公的威名。

  敌手自己做不到的事,由自己人帮助他们做到了;敌人无法掌握的情况,轻而易举地被掌握了。处于这样的境地,哪有不败的道理?人们常说,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自己人被他人、敌手利用,不也是一种从内部攻破堡垒的方式吗?

齐孝公一死,齐国又陷入到争权的内乱当中,十年八载也不会找鲁国麻烦了。而另一个楚国趁势攻打鲁国没有变为现实的原因是:晋侯出手了!

  不懂得珍惜人才和使用人才的统治者,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愚蠢的统治者。如果不仅不懂得珍惜和使用人才,反而设置各种碍和网罗加害于人才,这样的统治者便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是自己在为自己挖掘坟墓。历史上的这类悲剧不少,而在实№中人们又一再犯这样的错误,的确让人难以理解其中的原因。是嫉贤妒能的心理在作祟?是惧怕能人对自己构成威胁?是看不出人的才能所在?是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信条?是误信了奸佞小人的谗言?还是根本就不把国家、百姓的兴旺发达放在心上,只图个人的安乐淫逸?

相关Tags:历史被擒如何大军兄弟

  愚蠢倒也罢了。国君愚蠢,而握有实权的臣子们不愚蠢,也可以混下去。并非愚蠢,而是误中他人圈套,还可以谅解和补救。既不愚蠢,也不是上当受骗,而是玩弄权术,专横暴虐,有意陷害,这就是违背天意的自己作孽,活该遭受厄运。

  能够充分利用敌手的人才,来打击敌手的要害部位,瓦解敌手的士气和阵营,以子之矛,陷子之盾,可以算是天赐的福份,也是聪明智慧的表现。这当中有机遇问题,也有敌手的愚蠢、过失。残暴而白白送上门来的时候,但是,最主要的是自己行得正,走得端,具有宽阔的胸襟,高尚的情操和德行,站在道义和真理一边,人才才可能前来归附。如果与对手同样愚蠢、专横、暴虐,谁会来归附?得道多助,自身的优势所形成的强大吸引力,应当是人才前来归附的根本条件。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凰总把高枝占。谁都不会效命于无德无才、贪婪自私的主子。除了吸引力之外,还要懂得珍惜和使用人才。优厚的礼遇必不可少,只讲道义不讲实惠肯定也是不行的。委以重任的信任,更能使被使用者心里踏实。既然要用,就放心大胆地用;如果心存疑虑,不如不用。古人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话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用人成功了,事情也就成功了一半。

  人才难得,优秀的人才更难得。自己的人才不要轻易放走,对手送上门来的人才一定要牢牢抓住。成功的统治者总是这样做的。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888发布于奥门新萄京娱乐场,转载请注明出处:襄公二十七年,楚材晋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