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二零一三年化学肥科进口关税分配的定额宣布产

40年前的斗争:中国智破西方化肥垄断

面对国际贸易纠纷,我们应如何保护国家经济利益?发生在40多年前的中日欧“化肥战”,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发。

面对国际贸易纠纷,我们应如何保护国家经济利益?发生在40多年前的中日欧化肥战,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发。

               2014年前3季度,连云港口岸化肥进口量达77.68万吨,货值2.4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货重增加234.25%,货值增加145.92%,在前2个季度的基础上再创历史新高。图为江苏连云港码头工人从大型远洋运输轮

专家分析认为:国内价格低于国外,总量供应已能满足 商务部10月11日公布的《2012年化肥进口关税配额总量、分配原则及相关程序》显示,2012年化肥进口关税配额总量依然为1365万吨。这是自2006年以来,我国化肥进口关税配额总量连续7年保持不变。业内专家对此表示,这个进口配额我国每年都完不成,原因是国内化肥价格明显低于国外,总量供应能力已超过市场需求。 根据商务部的安排,2012年我国化肥进口关税配额总量为1365万吨。其中,尿素330万吨、磷酸二铵690万吨、复合肥345万吨。2012年化肥国营贸易配额数量分别为:尿素297万吨,磷酸二铵352万吨,复合肥176万吨;非国营贸易配额数量分别为:尿素33万吨,磷酸二铵338万吨,复合肥169万吨。文件显示,2012年我国继续对尿素、复合肥、磷酸氢二铵这3种化肥实施进口关税配额管理,继续实施1%的暂定配额税率。 据中国氮肥工业协会名誉理事长刘淑兰介绍,由于国内化肥价格一直低于国际市场价格,因此,实际上每年都有很多配额完不成。而据记者对化肥企业了解,在当前国内化肥产能过剩的基本面下,企业对于进口配额问题的反应更是非常平淡。 来自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显示,近几年来,我国化肥进口量只有二三百万吨的水平。2008年我国化肥进口量为336.8万吨,2009年为210.4万吨,2010年为386.3万吨。 另据业内人士介绍,近几年我国进口量最大的是钾肥,每年进口量在几百万吨,主要是因为我国钾肥产量不能满足国内需求;复合肥每年也有几十万吨的进口量,这主要是由于国外复合技术先进,国内市场比较认可其产品性能。而磷酸二铵在2009年之前有一定的进口,之后随着国内产能的增加,已基本没有进口;氮肥方面,我国一直是世界的氮肥价格洼地,因此氮肥也几乎没有进口。 作者:钱敏 庞利萍

  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与发达国家的贸易联系也日益加强。与此同时,贸易摩擦也随之产生。面对贸易纠纷,我们应如何保护国家经济利益?发生在40多年前的中日欧“化肥战”,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发。

据从德国国家档案馆获取的美国解密文件披露,上世纪60年代的中国政府,决心解决粮食问题,出台了重大的农业发展计划,这使得化肥进口量迅速增长。这种新情况让世界主要化肥出口国纷纷前来做生意。

据从德国国家档案馆获取的美国解密文件披露,上世纪60年代的中国政府,决心解决粮食问题,出台了重大的农业发展计划,这使得化肥进口量迅速增长。这种新情况让世界主要化肥出口国纷纷前来做生意。

奥门新萄京888 1       

  ●中国化肥需求大增

解密的档案显示,中国进口化肥量日益增长,使当时世界化肥市场的价格非常坚挺。不过在这一时期,中国的农业技术虽没出现较大的发展,西方国家的新技术却层出不穷地涌现出来。新技术极大地降低了化肥的生产成本,并提高了产能,使旧的化肥工业生产方式被遗弃,西方国家的很多化肥生产商都建设了新的工厂来保持竞争力。按常理来说,这将导致世界化肥价格的急剧下降。但西方生产商却努力维持化肥的高价,日本与西欧的企业在这一点上表现得尤其明显。据解密档案披露,1966年10月,欧洲复合肥协会(欧洲一家主要从事化肥生产和销售的超级企业,形成行业垄断地位)的代表,就频繁地与日本工业家接触,双方经过多次磋商,在日本私下达成了划分中国市场的计划。

解密的档案显示,中国进口化肥量日益增长,使当时世界化肥市场的价格非常坚挺。不过在这一时期,中国的农业技术虽没出现较大的发展,西方国家的新技术却层出不穷地涌现出来。新技术极大地降低了化肥的生产成本,并提高了产能,使旧的化肥工业生产方式被遗弃,西方国家的很多化肥生产商都建设了新的工厂来保持竞争力。按常理来说,这将导致世界化肥价格的急剧下降。但西方生产商却努力维持化肥的高价,日本与西欧的企业在这一点上表现得尤其明显。据解密档案披露,1966年10月,欧洲复合肥协会(欧洲一家主要从事化肥生产和销售的超级企业,形成行业垄断地位)的代表,就频繁地与日本工业家接触,双方经过多次磋商,在日本私下达成了划分中国市场的计划。

      2014年前3季度,连云港口岸化肥进口量达77.68万吨,货值2.4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货重增加234.25%,货值增加145.92%,在前2个季度的基础上再创历史新高。图为江苏连云港码头工人从大型远洋运输轮上卸运进口尿素。

  据从德国国家档案馆获取的美国解密文件——第807号情报记录披露,上世纪60年代的中国政府,决心解决粮食问题,出台了重大的农业发展计划,这使得化肥进口量迅速增长。仅就氮肥来说,中国的进口数量从1964年的40万吨增长到1965年的50万吨,到1967年可能增长到94万吨。

1965年中国的氮肥进口量是50万吨,1966年是60万吨。欧洲复合肥协会认为,中国在1967年的需求将是60万吨。但日本的估计更准确,它让欧洲复合肥协会相信,中国的需求缺口至少在80万吨。在一项秘密的口头协议中,双方一致同意划分中国市场———世界市场硫化氨每吨是48美元,给中国的折扣限制在每吨5美元之内(也就是不低于43美元)———如果中国按此价格进行交易,将会是西方潜规则的受害者。

1965年中国的氮肥进口量是50万吨,1966年是60万吨。欧洲复合肥协会认为,中国在1967年的需求将是60万吨。但日本的估计更准确,它让欧洲复合肥协会相信,中国的需求缺口至少在80万吨。在一项秘密的口头协议中,双方一致同意划分中国市场———世界市场硫化氨每吨是48美元,给中国的折扣限制在每吨5美元之内(也就是不低于43美元)———如果中国按此价格进行交易,将会是西方潜规则的受害者。

  近日,商务部网站公布了2015年化肥进口关税配额总量、分配原则及相关程序。自2014年12月15日起,受理化肥进口关税配额申请并发放2015年《化肥进口关税配额证明》。2015年我国化肥进口关税配额总量为1365万吨。其中,尿素330万吨;磷酸二铵690万吨;复合肥345万吨。

  这说明,尽管当时中国因为“文革”而政治动荡,但党内还是有一些人顶住压力,很好地贯彻了农业发展方针。一些西方观察家一直怀疑,“文化大革命”的政治影响之一是牺牲农业计划,并集中主要资源用在军事工业计划上。但是,中国化肥进口的持续增长,加上中国的谷物进口也一直维持在较高的水平,这些证据消除了西方的怀疑。

美国情报机构后来分析认为,当时中国以其购买力为武器,打破了日本和欧洲复合肥协会之间的秘密协议,成功压低了进口化肥的价格。

美国情报机构后来分析认为,当时中国以其购买力为武器,打破了日本和欧洲复合肥协会之间的秘密协议,成功压低了进口化肥的价格。

  这标志着2015年我国化肥进口配额发放工作已正式启动。那么,为什么化肥进口要实行配额管理?这些年我国化肥进口情况怎样?对国内化肥市场的影响有多大?今后的发展趋势又如何呢?为此,中国化工报专门组织人员进行了调研采访。

  ●想瓜分中国化肥市场

第一个突破口就是欧洲复合肥协会,中方提醒它,如果它不按当前市场的合理价格交易,如果它不能给中国的化肥市场以更多的便利和优惠,那么中国将不再欢迎它!中方这招获得出人意料的成功。对于利益至上的欧洲企业家来说,与日本达成的口头协议并不是至高无上的。他们罕见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出卖”了自己的日本伙伴,与中方签订了合同。最终,在1967年,欧洲复合肥协会供给中国320万吨硫化氨,当时市场的名义价格是每吨48美元,但它卖给中国的价格是每吨34美元。

第一个突破口就是欧洲复合肥协会,中方提醒它,如果它不按当前市场的合理价格交易,如果它不能给中国的化肥市场以更多的便利和优惠,那么中国将不再欢迎它!中方这招获得出人意料的成功。对于利益至上的欧洲企业家来说,与日本达成的口头协议并不是至高无上的。他们罕见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出卖了自己的日本伙伴,与中方签订了合同。最终,在1967年,欧洲复合肥协会供给中国320万吨硫化氨,当时市场的名义价格是每吨48美元,但它卖给中国的价格是每吨34美元。

  配额总量已达上限

  解密的档案显示,中国进口化肥量日益增长,使当时世界化肥市场的价格非常坚挺。不过在这一时期,中国的农业技术虽没出现较大的发展,西方国家的新技术却层出不穷地涌现出来。新技术极大地降低了化肥的生产成本,并提高了产能。

档案提供了中欧氮肥交易的内容:1966年11月初,欧洲复合肥协会与中方协商,尽管不知道细节是什么,但中方同意以每吨34美元的价格购买64万吨氮肥,并声称,如果欧方拒绝,整个合同将提供给日本。欧洲复合肥协会认为64万吨氮肥可能是中国的全部需求量,并担心如果不答应,自己会被踢出中国化肥市场(这也说明他们对日本人缺乏信任),因此感到惊慌失措而与北京签订了合同。

档案提供了中欧氮肥交易的内容:1966年11月初,欧洲复合肥协会与中方协商,尽管不知道细节是什么,但中方同意以每吨34美元的价格购买64万吨氮肥,并声称,如果欧方拒绝,整个合同将提供给日本。欧洲复合肥协会认为64万吨氮肥可能是中国的全部需求量,并担心如果不答应,自己会被踢出中国化肥市场(这也说明他们对日本人缺乏信任),因此感到惊慌失措而与北京签订了合同。

  先来先领一视同仁

  按常理来说,这将导致世界化肥价格的急剧下降。但西方生产商却努力维持化肥的高价。据解密档案披露,1966年10月,欧洲复合肥协会(欧洲一家主要从事化肥生产和销售的超级企业,形成行业垄断地位)的代表,就频繁地与日本工业家接触,双方经过多次磋商,在日本私下达成了划分中国市场的计划。

不过,聪明的中国人没有就此止步,因为他们知道,中国农业发展的化肥需求应该有多个来源。更重要的是,从政治上说,中国当时也需要与日本维持一定的贸易关系。早在1962年10月,日本前通商大臣高崎达之助率团访华时,中国贸易代表廖承志就与他签署了《中日长期综合贸易备忘录》。备忘录规定从1963~1967年,平均年贸易额每方各为3600万英镑(当时1英镑约合人民币6.89元),双方还指定了政治方面的联系人廖承志———松村谦三。在该备忘录签署后,中日开始了关于化肥合同的具体协商。中方随后披露了与欧洲复合肥协会的交易,并要求日本化肥工业满足欧洲复合肥协会的价格,并要求日本在1966年12月20日前给答复。日本建议卖给中国60万吨氮肥或一定数量的硫化氨。但中国不断压价,协商的最终结果是中国从日本那里买了150万吨硫化氨,价格与欧洲复合肥协会的一致———每吨34美元。

不过,聪明的中国人没有就此止步,因为他们知道,中国农业发展的化肥需求应该有多个来源。更重要的是,从政治上说,中国当时也需要与日本维持一定的贸易关系。早在1962年10月,日本前通商大臣高崎达之助率团访华时,中国贸易代表廖承志就与他签署了《中日长期综合贸易备忘录》。备忘录规定从1963~1967年,平均年贸易额每方各为3600万英镑(当时1英镑约合人民币6.89元),双方还指定了政治方面的联系人廖承志———松村谦三。在该备忘录签署后,中日开始了关于化肥合同的具体协商。中方随后披露了与欧洲复合肥协会的交易,并要求日本化肥工业满足欧洲复合肥协会的价格,并要求日本在1966年12月20日前给答复。日本建议卖给中国60万吨氮肥或一定数量的硫化氨。但中国不断压价,协商的最终结果是中国从日本那里买了150万吨硫化氨,价格与欧洲复合肥协会的一致———每吨34美元。

  据中国化肥信息中心主任陈丽介绍,我国对化肥进口实行关税配额管理,与WTO密切相关。我国于2001年11月10日加入WTO,在加入WTO谈判过程中,为保护关系到国计民生同时国内又比较薄弱的产业发展,我国明确要求对包括小麦、玉米、大米、棉花、食糖、豆油、棕榈油、菜子油、羊毛等农产品和化肥、毛条等工业品实施关税配额管理,以1995年至1997年作为基期计算关税配额量。

  在一项秘密的口头协议中,双方一致同意划分中国市场———世界市场硫化氨每吨是48美元,给中国的折扣限制在每吨5美元之内(也就是不低于43美元)———如果中国按此价格进行交易,将会是西方潜规则的受害者。

日本在这场交易中不得不让步了,因为它担心自己的化肥工业会被踢出中国市场。这样,中国就节省了6600万美元———这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民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数字。更重要的是它打破了西欧和日本对世界化肥市场的垄断,为中国自主的化肥贸易政策奠定了基础。

日本在这场交易中不得不让步了,因为它担心自己的化肥工业会被踢出中国市场。这样,中国就节省了6600万美元———这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民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数字。更重要的是它打破了西欧和日本对世界化肥市场的垄断,为中国自主的化肥贸易政策奠定了基础。

  关税配额是指在配额内实行低关税,配额外实行高关税。关税配额管理制度由配额基期准入量、配额年增长率、配额内外税率、非国营贸易比例等要素构成。

  ●中国智破潜规则

该解密档案还写道,尽管在贸易上对中国有利,但中国政府还是在政治上继续批评日本首相佐藤荣作对中国不甚友好的政策,并措辞严厉地表示日本应该更相信中国。解密档案强调说,这些关于化肥的协商注定使佐藤荣作非常尴尬。因为,此时正赶上日本的国会选举,对华贸易问题是此次选举的重要政治议题。日本政界要求佐藤荣作承认,他对中国的疏远政策给了欧洲商人可乘之机,让这些日本的竞争对手在中国市场上占得先机。确实,日本1967年出口到中国的化肥和钢材虽然再创新高,但日本还是失去了有利的地位,中国的主要购买对象已开始转向欧洲了。

该解密档案还写道,尽管在贸易上对中国有利,但中国政府还是在政治上继续批评日本首相佐藤荣作对中国不甚友好的政策,并措辞严厉地表示日本应该更相信中国。解密档案强调说,这些关于化肥的协商注定使佐藤荣作非常尴尬。因为,此时正赶上日本的国会选举,对华贸易问题是此次选举的重要政治议题。日本政界要求佐藤荣作承认,他对中国的疏远政策给了欧洲商人可乘之机,让这些日本的竞争对手在中国市场上占得先机。确实,日本1967年出口到中国的化肥和钢材虽然再创新高,但日本还是失去了有利的地位,中国的主要购买对象已开始转向欧洲了。

  根据达成的协议,我国对3种主要化肥(尿素、磷酸氢二铵、三元复合肥)实行配额管理,并给予5年的缓冲期,即开始的时候进口配额少,以后每年递增,5年后达到最终配额量,此后不再变化。尿素基期准入量(第一年进口量)为130万吨,第二年开始每年增加50万吨;磷酸二铵基期准入量为567万吨,年增长率5%;NPK复合肥基期准入量为283.5万吨,年增长率5%。到2006年时尿素进口配额为330万吨,磷酸二铵690万吨,复合肥345万吨,这也是最高配额量,自2006年以后,每年都是这个配额量不再变化。配额管理部门即商务部在每年10月份前后公布下一年的配额量及具体申领办法。

  美国情报机构后来分析认为,当时中国以其购买力为武器,打破了日本和欧洲复合肥协会之间的秘密协议,成功压低了进口化肥的价格。

  这次商务部在公告中提出实行先来先领,直至化肥进口关税配额总量申领完毕,这充分考虑了市场公平原则,只要是有化肥进口资格的企业都可申领,是国有企业的申领国营贸易配额,是民营企业或其他非国有企业的则申领非国营贸易配额,先来先领,后来后领,配额发放完毕为止。

  第一个突破口就是欧洲复合肥协会,中方提醒它,如果它不按当前市场的合理价格交易,如果它不能给中国的化肥市场以更多的便利和优惠,那么中国将不再欢迎它!

  不管是国营贸易配额还是非国营贸易配额,两者的进口税率都是一样的,都是1%,配额外为50%;只是两者的配额量有差别,例如,尿素国营贸易额度是297万吨,非国营贸易额度是33万吨;磷酸二铵国营贸易额度是352万吨,非国营贸易额度是338万吨;复合肥国营贸易额度是176万吨,非国营贸易额度是169万吨。国营贸易额度与非国营额度之间的比例分配,是在WTO条款中早就规定好的。

  中方这招获得出人意料的成功。对于利益至上的欧洲企业家来说,与日本达成的口头协议并不是至高无上的。最终,在1967年,欧洲复合肥协会供给中国320万吨硫化氨。

  为防止有些企业滥领配额,申领的配额量很大,实际完成不了那么多进口,造成配额浪费,商务部规定,2015年起始数量以2014年起始数量为基础,并按以下情况进行调整:2014年核销率在80%以上的企业,上调40%;2014年核销率在50%~79%的企业,上调20%;2014年核销率在25%~49%的,维持不变;2014年核销率在25%以下的,扣减50%;2014年之前有业绩,但2014年没有申领化肥进口关税配额证明的企业,起始量维持不变;新申请企业配额2000吨。

  档案提供了中欧氮肥交易的内容:1966年11月初,欧洲复合肥协会与中方协商,尽管不知道细节是什么,但中方同意以每吨34美元的价格购买64万吨氮肥,并声称,如果欧方拒绝,整个合同将提供给日本。欧洲复合肥协会认为64万吨氮肥可能是中国的全部需求量,并担心如果不答应,自己会被踢出中国化肥市场(这也说明他们对日本人缺乏信任),因此感到惊慌失措而与北京签订了合同。   ●中国“不在一棵树上吊死”

  总量偏小市场平稳

  不过,聪明的中国人没有就此止步,因为他们知道,中国农业发展的化肥需求应该有多个来源。更重要的是,从政治上说,中国当时也需要与日本维持一定的贸易关系。      早在1962年10月,日本前通商大臣高崎达之助率团访华时,中国贸易代表廖承志就与他签署了《中日长期综合贸易备忘录》。在该备忘录签署后,中日开始了关于化肥合同的具体协商。中方要求日本化肥工业满足欧洲复合肥协会的价格,并要求日本在1966年12月20日前给答复。

  钾肥复肥进口量大

  日本建议卖给中国60万吨氮肥或一定数量的硫化氨(每吨46美元)。但中国不断压价,协商的最终结果是中国从日本那里买了150万吨硫化氨,价格与欧洲复合肥协会的一致——每吨34美元。

  根据国家海关统计数据,1995年我国化肥进口量为1574.96万吨,2013年进口量为783.3万吨,进口量总体呈现下降趋势。

  ●美国意在稳住“小兄弟”

  记者了解到,进口量最大的为2002年,共进口1669.18万吨,这是加入WTO后的第二年,由于进口政策放松,当时市场进口热情比较高,加之此时也进入了我国粮食产量较快增长期,农业生产对化肥的需求也在不断提高,自2002年至2007年我国我国化肥进口量都保持在1000万吨以上。但2008年以后,随着我国化肥产量的大幅增加,氮磷肥已能自己满足需求并还可部分出口,只能钾肥等少数品种需要进口,使得我国化肥进口明显下滑,特别是2009年达到最低点,仅进口392.78万吨,这一年主要是进口大户氯化钾要消化库存,基本上没有多少进口。自2010年以后,我国化肥进口进入平稳期,年进口量在700万~850万吨之间窄幅波动。

  在当年的冷战背景下,美国情报机构的分析颇具忧患意识。该档案认为,中国化肥战的胜利可能对西方利益造成不利影响。中国将作为一个获胜者出现在世界市场上,它打破了西方对国际市场价格的垄断。

  《中国化肥信息》杂志主编何晖分析说,从具体的进口情况看,WTO条款对3大肥种尿素、磷酸二铵、复合肥实行配额管理,但实际上我国加入WTO后,哪个品种都没有达到过年度配额。这3大肥种均在2002年达到进口量最高,尿素进口79.07万吨,当年进口配额是130万吨;磷酸二铵进口492.5万吨,当年配额是567万吨;复合肥进口281.97万吨,当年配额是283.5万吨,这是两者最为相近的,但也没有超过。

  美国情报还分析到,如果欧洲试图维持化肥价格在高位运行,中国可能强有力地质疑为什么欧洲和日本的化肥价格不一致,并进一步借助马克思阶级剥削理论来批判欧洲,进而激起不发达国家对发达国家的敌对情绪。

  而自此之后,则是实际进口量与配额相差更大,特别是尿素,大多数年份进口量都在10万吨以下,有些年份甚至不足千吨,与330万吨的进口配额相差甚远,进口配额基本无用,主要原因就是我国尿素价格是世界洼地,比国际市场低出20~30美元/吨左右,国外尿素进不了中国市场。

  美国情报机构最后提醒西方国家:“我们应该反思,尽管西方科技可以有效地提高化肥的生产效率,但中国利用其讨价还价手段,首次从这种新技术成果中全面获益。”说白了,美国是想防止西方阵营被对手分化。这也说明了为什么该档案会出现在德国的国家档案馆。(来源:文摘周报)

  何晖表示,加入WTO之前,国内化肥界普遍对加入WTO后国外化肥冲击国内市场是很担忧的,但实际情况远比预想的好,主要原因是得力于国内化肥的大发展,在与国外化肥竞争中不仅未占下风,反而在有些方面还占了上风,顶住了国外化肥的冲击。

  据业内人士介绍,近年来我国化肥主要有两大进口品种:一是氯化钾,二是三元复合肥。我国是个缺钾国家,自产钾肥不足,需大量从国外进口,氯化钾是我国的第一大化肥进口品种,正常情况下,每年进口量都在500万吨以上,最高的2007年,达到了941.35万吨。大量的氯化钾进口为保障国内钾肥市场供给发挥了积极作用。

  复合肥方面,据广州隆林农资公司总经理陈吉良介绍,我国每年约有100万吨以上的氮磷钾三元复合肥进口,主要来自于挪威、俄罗斯、罗马尼亚、比利时等国。这些进口复合肥大多含有硝态氮,用在蔬菜水果等经济作物上见效快、效果好,在广东、广西、海南等沿海地区很有市场,尽管价格比国产普通复合肥高出一大截,但不少农民仍然喜欢买。这也带动了国产高档复合肥的发展,近几年来,金正大、新都化工、深圳芭田、贵州开磷等许多厂家都在大力发展硝基复合肥,抢占了部分进口复合肥市场。

  两大因素利好进口

  企业并非高枕无忧

  海关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9个月我国共出口化肥1829万吨,同比增加42.5%;共进口化肥684万吨,同比增加9.2%。出口量远大于进口量,进口问题并没有对国内市场形成大的冲击,但这并不意味着今后就可高枕无忧,永远不会出现进口肥冲击国内市场的问题。

  业内专家指出,今后化肥进口面临的形势比现在要复杂。尽管目前我国化肥出口占优,但形势在不断变发生变化,今后有可能出现进口占优,对此不可掉以轻心。

  陈丽分析认为,今后的进口冲击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低成本国际化肥产能增加,特别要警惕海湾地区和北美地区的新增产能。

  一是海湾地区。由于海湾地区拥有丰富的天然气、硫黄和磷酸盐原料,该地区正在成为全球氮肥和磷肥生产中心。在5月份由海湾石化和化学品协会(GPCA) 举办的第四届化肥大会上披露的数据显示,2013年,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地区的合成氨产量已占全球供应量的16%,尿素占到全球供应量的近30%。

  2016年,海湾地区化肥年产量将由2011年的2100万吨增至3200万吨,年均增长7.5%。届时,该地区尿素类和磷酸盐类化肥出口将分占全球总量的36%和24%。到2018年,海湾地区化肥产量预计达到4640万吨。未来几十年,该地区合成氨和尿素产量还将不断增长,从而继续提高其全球市场地位。

二零一三年化学肥科进口关税分配的定额宣布产业界反应平淡,40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智破西方化学肥科操纵。二零一三年化学肥科进口关税分配的定额宣布产业界反应平淡,40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智破西方化学肥科操纵。  二是北美地区。以前美国是世界尿素生产大国,但随着天然气价格的大幅上涨,成本急剧上升,美国大量的尿素装置被迫停产,美国也由尿素出口大国变为尿素进口大国。但现在的形势又出现了新的变化,由于美国页岩气开发取得成功,大幅降低了天然气价格,从2008年6月的超过13美元/千立方英尺下降到2012年4月的不到2美元/千立方英尺,据专家分析,美国页岩气的合理价格在5美元/千立方英尺左右,约合人民币1.1元/立方米左右。

  目前美国肥料界又在蠢蠢欲动,拟利用其页岩气优势来生产氮肥。9月23日,世界上最大和第二大氮肥生产企业挪威的雅苒国际和美国CF实业公司表示,他们正在就双方的合并进行初期谈判。分析指出,如果美国基于低成本天然气成为尿素净出口国的话,雅苒不断向北美扩张将使CF实业公司受益。

  另一方面,优惠政策的取消将会增加我国化肥生产成本。

  目前我国化肥行业享有电价、天然气价格、税收、铁路运价等多项优惠政策,随着市场化改革的深入,这些优惠政策都将陆续取消或大幅减少,这将导致我国化肥生产成本的增加,降低我国化肥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届时不仅会出现我国化肥出口难度加大的问题,还可能出现化肥进口增加的问题。

  有位沿海地区的化肥行业人士特别分析了取消铁路运价优惠对化肥进口的影响。他说,现在新疆尿素到达华东、华南等沿海市场的铁路运价在500元/吨左右,如果取消化肥铁路运价优惠,预计将增加运输成本300元/吨以上,而从国外进口化肥用船运到中国沿海地区,运价肯定比这个便宜。现在沿海地区有些发电厂,宁愿买进口煤,也不愿要内地煤,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进口煤的运费比国内运费还便宜,对企业来说更合算,以后化肥市场也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化肥运价上涨幅度越大,越有利于化肥进口。
           奥门新萄京888 2

  降低成本以产顶进

  应对未来外部冲击

  那么应该如何应对这种局面呢?

  何晖的看法是,中国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化肥生产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化肥消费国,随着世界化肥产能的不断增加,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化肥生产商把目光对准中国,希望从中国这个大市场中分一杯羹。面对着今后可能出现的进口压力,中国化肥企业唯有节能降耗,不断降低成本,强身健体,提高竞争力,才是正确的选择。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我们依靠低成本优势,成为地度过了加入WTO后的困难时期,成功地顶住了国外化肥大量进入中国市场,相反我国还有大量的化肥出口到国外市场。今后我国也只有用低成本这个手段才能抵御国外化肥对中国市场的冲击,和国外化肥展开面对面的正面竞争。

  另外,复合肥应该实行“以产顶进”,广西一家化肥企业负责人如此表示。他谈到了磷酸二铵的例子,以美国磷酸二铵为代表的进口磷肥进入我国市场较早,在21世纪之前几乎一度垄断了国内二铵市场,但后来我国大力发展磷酸二铵产品,实行“以产顶进”战略,兴建了多套大型磷酸二铵装置,使得磷酸二铵的进口量大幅减少,如今我国每年还有400万吨左右的磷酸二铵要出口到国际市场。

  三元复合肥和磷酸二铵很相似。我国复合肥生产技术已大幅提高,不论是技术先进性还是产品质量,国产复合肥都可与进口复合肥相媲美。现在我国每年还有100多万吨的复合肥进口,实际上这是没必要的,大多数都可由国内复合肥厂家生产,国产复合肥完全可以去占领这个市场。
 
            奥门新萄京888 3
  我国通过大力发展磷酸二铵产品,实行“以产顶进”战略,使得磷酸二铵的进口量大幅减少,如今我国每年还有400万吨左右的磷酸二铵要出口到国际市场。图为贵州开磷集团职工正在对磷酸二铵设备进行巡检。
奥门新萄京888, 
             奥门新萄京888 4
  我国尿素处于价格洼地进口量较小,但未来国际低成本尿素或将冲击市场。图为安徽中能化工刚生产出来的尿素产品正在尿素制动装车线上。(周和平)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888发布于奥门新萄京888,转载请注明出处:二零一三年化学肥科进口关税分配的定额宣布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